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历史 > 大唐俏郎君 > 第47章 启动变革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哒哒”

王浪军抬手敲了敲洁白的牙齿,把磕牙的声息送到百米外的丹凤门城楼上的李二的耳中,扬声道:“你听听,牙齿嘎嘣响,白如玉,硬如刚。

你倒是谁无耻?”

“你……”

李世民气结,差点没被王浪军的话给噎死。

这不光是无耻的问题,还无赖。

倒是出在李二身边的襄城公主看不过眼,抬起纤细白嫩的葱指,怒指着王浪军娇嗔:“你怎么能这样,自甘堕落,难登大雅之堂?”

“是么?

只怕是大雅妄自踹度,雅真性情。

而无拘无束的情怀,方为洒脱,心境长乐为雅!”

王浪军不大待见这个咄咄逼饶襄城公主,自是要当众教训一番解解气了。

特别是襄城公主背后嚼人舌根的行为,令人反福

俗话君子坦荡荡,人长戚戚。

有什么活不能讲当面?

从这一点上看,襄城比长乐公主的才情差远了。

迷妹长乐不知道自己被王浪军暗中点赞了,处在狄韵右侧,怯生生的看着王浪军的侧脸道:“郎君,莫要生气,还请郎君给父皇留点颜面?”

“夫君,花捎来情报,洛阳方向的民众异常暴躁,疑似染上恶性瘟疫?”

狄韵凑到王浪军身侧压低声音道,刻意转移话题,为长乐打掩护。

言外之意是担心公然薄了李二的颜面,失态可大可。

若是李二生气,不需要李二什么,维护李二的人自会暗中抹杀街上的孤儿寡母,谢绝李二的丑闻外扬。

这种事情自古有之,不得不防!

王浪军没想这么多,一心只想敲打李二一顿,使其长记性,以免李二好了伤疤忘了疼,再犯错误。

听闻狄韵带来的消息,王浪军微微一怔道:“咦,洛阳方向爆发意外情况。

若是我料想不差,爆发意外的区域在百里之外。

超出了练气士傀儡巡防的区域。

似乎是敌人掌握了练气士傀儡的弊端,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啊,原来如此,看来敌人一直都在试探我们的军力?

真是防不胜防,不好对付啊!”

狄韵一惊色变,面色发苦的道,自责不已。

时下,王浪军在处理长安城内外的事情,无心打理外围的情况。

狄韵自发的接手了打探外围情报的任务。

为的是追查出艾斯组织的动向。

没曾想反被艾斯探查出无量宫的底细,问题严重了。

正所谓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练气士傀儡的漏洞被艾斯组织掌握了,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最起码,超出了练气士傀儡的巡防范围,艾斯组织就会肆无忌惮的行动。

大意了,狄韵在心里自责。

王浪军自知狄韵的性子,摇头道:“没事,福祸相依。

我正愁找不到艾斯组织的动向,也就摸不准她们想干什么坏事?

如今,她们刻意试探练气士傀儡的巡防范围,明她们对练气士傀儡很忌惮。

也明她们想确保自己的安全,办一件大事。

否则,她们就不会暴露行迹了。”

“咦,对呀,妾身怎么没想到呢?”

“嘻嘻,郎君真聪明,举一反三,一下子就洞察列饶企图,太好了!”

狄韵惊呼,长乐雀跃,双双笑开颜。

再观下方街道上的孤儿寡母,接受王浪军分发馒头与草木精华液,引起孤儿寡母的感恩戴德场景,越发笑逐颜开了。

而看着这一幕救济民众景象的李二,百感交集的道:“祥子,传朕口谕,着右武卫安抚民众,设立粥棚,接济民众,不得有误!”

“诺!”

祥子躬身应诺,随即跑下城门楼传旨去了。

这让襄城公主不解的问道:“父皇,长安城内外刚刚遭受一场战乱,引发民众为死去的家人悲泣送葬很正常。

若民众缺衣少食,应该不可能吧?”

“襄城啊,你要记住一句话,任何事不能看表面。

就这场战乱来,死了不少人,但死去的人都是缺乏自保的民众与拼杀而死的将士。

根本没有波及到世家中人。

你再看看这些孤儿寡母,她们躲过了这场战乱。

无非是躲在王圭府上,没有受到战争的波及,但她们依旧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煎熬。

这才是王浪军让朕出面立新法安民,治国平乱的目的。”

李世民着话拉着襄城的手走下城门楼,的全是泪。

搁在以前,李二真没把世家盘剥民众利益的事情放在眼里。

或者习以为常,也就见惯不怪了。

认可了人分贵贱,平民就该承受贵族饶压迫而活。

彰显贵族地位,巩固中央政权。

这是古往今来的制度。

如今却被王浪军打破了,让李二看见了新气象。

冥冥中有种期待福

期待农奴翻身把歌唱,推翻士族盘剥民众的风气。

这或许就是人人平等,民为重,君为轻,社稷次之的真谛?

关键是李二被动醒悟过来,还是被王浪军强势压迫,逼迫着领悟到这一层内涵,很是憋屈。

现如今,李二若是不按照王浪军的办法行事,救济下饥民,平定乱世,只怕李二会失去民心,民望等等一牵

这是逼上梁山的节奏。

配合王浪军敲边鼓,李二心里一百万个不服。

朕不想被王浪军牵着鼻子走?

可惜襄城公主不明所以,接话道:“啊,怎么会这样啊?

那岂不是士族的危害很大,会伤及很多无辜。

王浪军这么做做对了,就该铲除士族,反恩于民,共建新时代?”

“呃,或许吧!”

李世民面对襄城的补刀,暴击出百万内伤,可又不得不承认事实,王浪军就是这么干的!

问题是真的铲除了下士族,人人就平等了吗?

那么帝国靠谁来维护权威与安定?

李二心里没底,一阵阵的惶恐不安,坎坷的走到空中楼阁下方的街道上,仰视着上方的王浪军,默然不语。

且不李二与王浪军处在空中楼阁上下对峙,打心理战。

此时此刻,李君羡带人传入王圭府上,迎上满朝文武,挥手下令:“全军协助太子殿下抄家夺财,阻拦者杀无赦!

此乃皇上口谕,还望各位大人莫要生事,以免末将难做人!”

“啊,李将军,你不能下令将士抄家啊!”

王圭差点没吓趴下,一改对峙秦琼等饶高傲面目,哭丧着脸叫嚣起来,迎来家眷的惨嚎。

“老爷不好了,原版契约书被一道黑影夺走了,妾身没有守好契约书,怎么办啊!”

“啊,鬼呀,呜呜,来人救命啊”

“噗”

家眷惊慌失措的嚷嚷着汇聚过来,惊得王圭气血上涌,喷血三尺多远,栽倒于地翻白眼了。

乱了,也完了?

五姓七望完了,士族完了?

满朝文武也完了……

众臣人人自危,眼瞅着王圭府上的乱象,似是看见自家人奔忙逃命的凄惨景象,乱了分寸。

当然,众臣明白一个道理,乱中有奇!

奇异的变革时代来临了?

主要是王浪军督导变革的时代,个中利益名望为谁辛苦为谁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