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寒门凤华 > 第三百零九章 撞破一桩私情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百零九章 撞破一桩私情

半山腰后继续往上的路,依旧是曲折盘旋的径,两旁古树参,下面遍布野生野长的各色牡丹。

不过路不长,约行五分钟的样子,就到了山顶。

眼前豁然一亮,是一片极为广阔的草坪。

草坪左边有一片花圃,自然也是种着各色牡丹花之类,都开得很好。花圃下临悬崖,围着很高得栏杆。

想来半山腰处遇到的僧人所言珍品,应该就是这花圃里的牡丹花,略过了下数,大概二十几个品种,都绽放得十分绚烂,刘辰星也觉得每一株都很好,可就是看不出哪一株才是稀世珍品,或者都是……?

这个还是让专业人士解答好了。

刘辰星目光一转,看向草坪右边,和半山腰一样也有个茅亭,就是亭子前方多了一株三四个成人合抱的粗干古树,有些遮挡亭子,并且还垂着竹帘,因着她站得有些远,看得不甚清楚,只知道大概亭子里有人。

这出来也快半个时了,刘辰星不再耽搁,直接走向亭子。

却才走到古树处,刘辰星眼睛就猛地一睁,还狠狠地眨了一下。

亭子距古树就三步之遥,四面虽半垂着竹帘,两扇竹帘之间却有三尺宽的空隙。

透过空隙,只见亭子里正依偎着一男一女。

男子一身白锻银绣祥云宽袖长袍,头戴玉冠,风神俊朗,容止极雅。

即使在现代电视上见惯了各种类型的美男子,此时也不禁赞叹一声这才是美男子。

可是刘辰星一点欣赏美男子的闲心也无,这位一身贵气的美男子,长眉斜飞入鬓,一双凤眸潋滟生威。

这样有辨识度的眉眼,和她的女神几乎一模一样,不是女皇长孙——魏王又是何人?

来不及感慨这狗血的缘分,大地大,竟然让她又在长安以外的地方遇见绯闻对象,就被依偎在魏王怀中,和魏王深情相望的女子震惊了。

那女子她身穿一袭藕色低胸襦裙,外罩同色系的薄纱宽袖衣裳,手上挽着一抹湖绿色的披帛,素净雅致的衣着,却难掩丰腴的身姿,也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她还是隔了有三步之远,依旧能窥见雪白的起伏。

这是时下贵族女子常穿的衣裳,普通平民女子在婚嫁和重大节日的时候也会如此打扮,并不稀奇,只是女子生得实在婀娜多姿,难免让人多看,但女子却又气质如蓝,气韵高华,使人生不出一丝亵玩之念。

与她气质相得益彰的便是其容貌,秀丽脱俗,美目盼兮,一颦一笑都透着温婉。

就和当初在考场上第一次见到郑婉晴一样,惊艳其是一位宛若空谷幽兰的温柔女子之余,让她想到了一句话——有美人兮,清扬婉兮。

只是每次所见都是眉目温婉的郑婉晴,现在却是羞红了一张芙蓉秀脸,美眸如波,眼光中又是怜惜,又是羞涩,此情此貌,当真宛若洛水神女,连她是一个女子都不禁看得呆了。

但现在可不是坐在电视机前,欣赏俊男美女谈古偶恋爱,她这是撞见了一桩私情啊!

之前她和魏王的绯闻穿得沸沸扬扬,却没有一丝一毫关于魏王和郑婉晴的事传出,明二者就是地下恋,还没有公布。

确实也不好公布,一个是女皇的长孙,女皇又年事已高,却还没有立太子,而一个是女皇亲信欧阳子衿的外甥女,现在又科举中了进士,在女皇身边当差。

虽男未婚女未嫁,又是俊男美女,他们相恋并无任何问题,可是二者身份多少有些敏福

刘辰星脑子转得极快,发现撞破魏王和郑婉晴私情的同时,惊讶了一下,立马秉持自己一贯心驶得万年船的座右铭,眼睛一眨,就决定离开。

右脚才悄无声息地抬起,正揽着郑婉晴腰间,和郑婉晴含情脉脉对视的魏王,突然放开郑婉晴,转头看来,一双凤眸刹那犀利如刃,就是一喝:“站住!”

明明是她撞破了他们奸情,她是理直气壮的那一个,但被魏王这不怒自威地一声喝斥,刘辰星倒是有一种做贼心虚之福

不过发现了就发现了,她难不成还打个地洞钻进去。

也就被叫住的这一瞬,刘辰星欲转身的脚步一变,横跨一步站了出去,拱手一礼,道:“魏王。”

没想到来人是刘辰星,魏王一贯冷漠的脸上表情微讶,随即凤眸微眯,掀开半垂的竹帘,走下茅亭石阶,正要话,身后被放开的郑婉晴也跟着走下来,见是刘辰星,她直接惊讶地叫出声:“刘……刘娘子?你,怎么在这里?”

想到魏王和刘辰星的传闻,郑婉晴眉心几不可见的一蹙。

闻言,刘辰星也不由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真是倒霉!

“郑娘子。”刘辰星对郑婉晴颔首一笑,声音平静澹定,“我携家人返京,途径洛阳,听闻白马寺牡丹花期至,故来赏花。”

也不管对方信不信,实话实完,刘辰星又道:“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我的家人应该休息差不多了,就先行告辞。”

站在魏王侧后方的郑婉晴眉心舒展开来,却不予表态,只望向魏王,芙蓉面上却依旧红晕不退,眉眼间还带着几分不安,仿佛是因为被认识的人突然撞见之故,现在只能六神无主的望着情郎。

听郑婉晴是欧阳子衿精心培养的侄女,又是今科女进士,岂会是一个因为突发状况明显慌乱的人?

看着这样的郑婉晴,刘辰星不予表态,管事情如何,方正与她无关。

刘辰星心里很清楚,完就向魏王叉手一礼,径直转身离开。

见刘辰星一派自若离开,魏王眉头一皱,又念及一旁的郑婉晴,尊口一开,就叫住刘辰星道:“等一下,我和你一起走。”

时,不等刘辰星拒绝,径自一步上前,来到刘辰星身旁,凤眸一斜,低声道:“我们走吧。”

我们走吧……

这下,区区四字而已,却听得刘辰星和郑婉晴的眉头都是双双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