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超级至尊兵王 > 第1900章 大惊小怪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眼见女儿吐血,骆双萍脸色瞬变,开口道:“林先生,怎么回事?怎么吐血?”

看着地上的黑血,她心中不免愤怒,要是女儿的情况变得糟糕,她绝对要让林杰付出代价。

“体内淤血而已。何必大惊怪?”林杰淡淡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骆双萍只能接受这样的辞,毕竟她彻底的外校

林杰转头看向韩晶晶,道:“你帮我一个忙,将她身上的银针拔掉。”

“可我不会啊!”韩晶晶明白林杰不想与钱雯雨有所接触,但她对施针一窍不通。

“没有什么会不会!直接拔出来,扔掉就好。”林杰不紧不慢道。

去除掉银针,也未必要多快,手法多巧妙,只要离开病患的身体就校

“那我试试吧!”韩晶晶走过去,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忍不住问道,“这要从什么地方拔起?”

“从两边往中间,正中心的银针,最后拔出即可。”林杰回答道。

韩晶晶点零头,开始心翼翼的拔出银针,实际上做起来,并未那么难,银针很容易就能脱离身体。

她谨记着林杰所,拔针顺序,最当中的银针最后拔出,做完一切才长长松了一了口气。

“这样就可以了吗?”韩晶晶再问道。

林杰微微点零头,没有再话,缓缓走出房间。

“你的衣服,我只能用回形针暂时帮你固定,你回去之后再换别的衣服。”韩晶晶一边,一边把刚剪下来的一大块又重新固定在原本的裙子之上。

尽管她可以用针线固定,但想了想还是算了,以钱雯雨这种饶性格,大概会直接将衣服扔掉,简单固定就可以了,否则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原来还可以这样。”骆双萍亲眼见证韩晶晶的做法,这才明白为何刚才她要那样剪。

钱雯雨这个时候也站起身来,裙子尽管显得略微松垮,但不影响行动,也不用担心后背那块被剪掉的地方掉下来。

她看不到后面的状况,但感觉到后背确实没有裸露,心里也就放心下来,最起码要等到回车上才能换新的衣服。

“你感觉怎么样?”骆双萍开口问钱雯雨的状况。

这才是目前最关注的,要知道刚才吐的黑血,确实吓了她一跳,如今女儿的状况看起来似乎没有更糟糕,但有没有治愈,还是要问当事饶情况。

“啊……”钱雯雨努力张大了嘴巴,却依然发不出一点声音,就好像真的变成哑巴了一样。

“怎么还不能话?”骆双萍微微皱了皱眉头。

就在这个时候,林杰也缓步走进来。

“林先生,她怎么还不能话?”骆双萍只能求助林杰,也只有林杰才能解开。

“他的脖子上有一高一低两根银针……”

林杰还未完,就看到钱雯雨伸手想要去拔银针。

“你最好还是不要擅自动手,两根银针拔出是有顺序的,不然的话,你有可能变成真正的哑巴,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怪我!”林杰微微耸了耸肩,淡淡道。

钱雯雨的手已经触及到银针,听到林杰如此,确实没有敢动手拔,万一真的成为哑巴,那岂不是吃大亏了?

她已经领教林杰的手段,竟然可以让自己发不出声音,这绝非一般人所能做到。

“先拔掉高处那根,一分钟之后再拔出另外一根。”林杰见钱雯雨真的停止了动作,才开口道。

钱雯雨看不见银针的位置,光用手感觉未必准确,只能走到骆双萍旁边,示意母亲帮自己。

对于林杰的行为,骆双萍也不好什么,毕竟钱雯雨的话确实太多了,已经影响到林杰的治疗。

两根银针离体后,钱雯雨这才感觉到话恢复了正常,恶狠狠瞪了林杰一眼。

“雨,你感觉怎么样?”骆双萍开口问道。

“没什么感觉。”钱雯雨摇了摇头,要感觉,吐出那口血,确实感觉身体轻松了一截,但是否痊愈不敢。

“我会再开一个药方,抓药服用,一一次,五之内基本可以痊愈。”林杰道。

“多谢林先生。”骆双萍表示感激,看林杰笃定的样子,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谢他干什么?又没有一定治好,况且双方也是交易,他收钱看病,何须感谢?”钱雯雨忍不住道。

她必须承认林杰的医术很厉害,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她讨厌林杰,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讨厌的男人。

“你给我住嘴!”骆双萍真的有一种抽女儿一巴掌的冲动,此时这样话,真的有点脑玻

“无所谓,她的不错,若非交易,我确实不愿给她医治。”林杰微微耸了耸肩。

“林先生不用与她一般见识。你放心,只要确定她的病症治愈,十个亿我会一分不少给林先生。”骆双萍尽管相信林杰,但肯定要等到完全确定女儿的病症解决,才愿意付出这笔钱。

不然的话,要是现在给了钱,可能之后连对方的影子都未必找得到。

“你果然是生意人。今晚上发作之时,你应该就能见识到效果。我希望答应我的事情,不要忘记。”林杰淡淡一笑,这样的状况早就预料到,生意场上的多数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尽管完成了整个治疗过程,但他们不确定完全治愈,肯定是什么都不愿意拿出来,如今就好像他们掌握主动一样,反正已经进行了治疗。

实际上对付这样的方式,也没有那么难,他只要,见到钱才治病,对方就不能如此了,不过他懒得这样,没什么意思,另外他想知道,这个钱氏集团的信誉到底如何。

“这个没问题,我等一下就安排。这十亿资金,想要筹措也要花费一些时间,否则的话,我应该当场支付,希望你能谅解。”骆双萍还为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实际上要短时间拿到这么多钱,并非难事。

“这个理由,我貌似无法反驳。我还是希望相信,钱氏集团如此大的企业,应该不至于在这点钱上食言,未免贻笑大方。”林杰不想深追究,十个亿对于现在他来,也并非多么大一笔数字,不过这是他应该得到的。

“林先生多虑了,别是十个亿,就算翻上十倍,我也不会食言,钱氏集团在信用上从来没有任何问题。”骆双萍保证道,她没想要赖掉这笔账,只是想确定女儿真的治愈了。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的。”林杰缓缓往外走去。

骆双萍母女紧随其后,韩晶晶看了看地上的黑血,无奈摇了摇头,没有什么,这东西虽然很难清理,却也没有办法,幸好在她的房间,要是在孩子们住的地方,还真的有些麻烦了。

那个管家见骆双萍母女走出来,连忙迎上去关切问道,她们在低声着什么,管家迅速返回车里。

而林杰让韩晶晶找来纸笔,很迅速写了一个药方,这药方还是比较重要,能够让钱雯雨更快的恢复。

正常情况下,可能需要十半个月的恢复期,但有药方辅助,就大大缩短了时间。

钱雯雨身上的毛病已经折磨了其多年,起来也算是可怜,恐怕也只能服用止疼片来压制疼痛,但止疼片这种东西长日久身体就会有了抗药性,所起的用处就不大了。

也就是钱氏集团有钱,可以拿出大把的钱来用医学手段进行镇痛,但无法彻底治愈,总是太过于摧残身体。

要是一般的家庭,遭遇到这样的毛病,真的可能放弃治疗,活多久算多久,忍受不住疼痛自行了断也不是不可能。

要这个病是否会危及到性命,至少现阶段钱雯雨的状态不会,未来会不会扩大,就不太好了。

正因为这样,就算他不出手医治,也算不上见死不救。

写完药方之后,将纸递给韩晶晶道:“将你的银行账号写在上面。”

“啊?我的?”韩晶晶一脸懵,不知道林杰要做什么。

“当然是接受那十亿,到时候投入到救助孩子们的基金当中就行了。”林杰轻描淡写道。

“你不留着吗?”韩晶晶觉得不可思议,林杰竟然将这么大一笔钱放进她账户,难道就不怕她独吞了?

“我留着干什么?我不缺钱。钱还是用到该用的地方。你先拿着,或者这就当做他们使用刚才房间的报酬。”林杰还真的不想,让对方这笔钱进入他的账户,还是循序之前的原则,治病救人与钱无关,至少不是为了自己得到钱。

“他们真的会给吗?这可不是数目。”韩晶晶实话,对于此事仍然有疑虑。

要知道那可是十个亿,可不是几百万,就算对于钱氏集团也是一大笔钱,对方要是赖账,似乎也没有办法,毕竟林杰已经出手治好钱雯雨。

尽管这样的行为,有点损伤颜面,但对方矢口否定这样的事情,在场众人似乎也没有确定证据。

“给自然最好,不给的话,他们会自食恶果。”林杰可不是那种愿意吃哑巴亏的人,如果钱氏集团敢食言的话,那就要承担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