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迷踪谍影 > 第八百八十三章 一枪不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百八十三章 一枪不发

“佘爱珍每中午起床,12点30出门,一直到次日凌晨才会回到住处。”

吴静怡把弄到的情报一五一十的报告给了孟绍原。

包括佘爱珍具体的路线,会去的地方,离开的时间,全部弄得清清楚楚。

似乎很难有下手的机会。

她身边的八个保镖,都是吴四宝精心帮她挑选的。

这八个人枪法好、反应快、下手狠。

最关键的是,他们对吴四宝忠心耿耿。

“我们研究了很久,决定在这里动手。”

吴静怡已经设计好了路线:“这里人不多,道路狭窄,便于下手。”

“有几分成功的把握?”

“五成。”

“伤亡呢?”

“我方估计会出现伤亡,毕竟,道路狭窄,如果要干掉对方,那对攻击方有利。可我们这次的目的是生擒,反而让防御方占据了有利地形。”

“是啊。”

孟绍原拿起一支钢笔转动着:“攻击不顺的话,对方很容易增援上来。你,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你吧。”

吴静怡每次听到孟少爷这种话,总是满眼的不屑:“你早想好怎么办了是不是?你就是要显得你比所有的部下都聪明是不是?”

我靠!

“吴静怡,我估计我们上辈子有仇,我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你是丫鬟,有次我喝醉了酒,把你那啥了……然后又把你扔到了井里,这辈子你找我报仇来了!”

孟少爷恶狠狠地道。

吴静怡冷笑一声:“要是真有上辈子,就你这辈子贪财好色的样子,上辈子一定是被活活穷死饿死的,阎王老爷对你这辈子发了善心了!”

他妈的。

少爷我将来早晚要换个助理。

满军统上下,有一个算一个,他孟绍原怕的就是两个人:

一个是戴笠戴老板。

还有一个就是在这位吴静怡吴助理了。

这到底谁是谁的老板啊?

孟少爷很生气,可是孟少爷没办法。

孟绍原怒气冲冲:“我要不费一枪一弹,生擒佘爱珍!”

吴静怡想问什么办法,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还是别问了。

自己刚刚得罪了这位孟少爷,你还指望从他嘴里套出话来?

别自讨没趣了。

“挑几个精细的人。”孟绍原站了起来:“我要去见个人,要办成这事非他不可!”

……

1938年11月8日。

农历戊寅年九月十七,立冬。

气:晴。

宜嫁娶、出孝入宅。

忌破土、安门、交易。

佘爱珍还是很信这个的。

“爱珍姐,车在外面等着了。”

“徐,最近不安生,路上心一点。”佘爱珍特别吩咐了一声。

“知道了,爱珍姐,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动爱珍姐?”

“现在,不比往日了。”

佘爱珍正想出门,迎面看到吴四宝进来:“四宝,那两个外国人怎么样了?”

“可能抓错了。”吴四宝心有不甘:“他们才来上海,我调查过的,下船没多久就被抓了,他妈的,土耗子这个废物!”

“抓错了,那就放了吧。”

“放了?不行!”吴四宝断然拒绝:“抓中国人也就算了,抓住两个外国人,那是大事,工部局那里都闹大了,巡捕到处在那找人,听那个外国饶老娘是个什么什么的。放了,他们照过我的面,出去,以后麻烦不会少。”

佘爱珍冷笑一声:“既然这样,干脆做了算了。”

“的容易啊。”吴四宝叹息一声:“那么多的手下看到他们送到了我这里,死了,将来保不准有谁泄露出去。洋人非和我玩命不可啊。”

放又不能放,杀又不能杀。

吴四宝觉得抓了两个烫手山芋。

“我再好好考虑考虑怎么做。”吴四宝皱着眉头:“你先去吧。”

……

公共租界,康脑脱路。

下午1点。

“爱珍姐,前面有巡捕。”

“巡捕有什么稀奇的。”

“他们好像示意让我们停车,要不要冲过去?”

“你杀人了还是抢劫了?”

佘爱珍等了徐一眼:“怕什么?停车,但谁都不要下车,等我命令!”

……

“佘爱珍女士,你好。”

当那个外国探长走到车前,佘爱珍看了,心里倒是放心下来了。

这是工部局警务处静安寺捕房英国探长罗斯。

两个人也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交道了。

佘爱珍放心的摇下了车窗:“罗斯探长,你怎么到康脑脱路来了?”

“没有办法,这是上面命令的。”

罗斯探长耸了耸肩:“两个美国人在静安寺被绑架,我身为探长必须要承担责任,莫耶斯总裁和辛克莱尔处长严令我限期破案。我只能满上海的到处乱找。”

“啊,可惜我帮不了你。”佘爱珍有些遗憾地道。

“不,你可以帮我。”

“哦,怎么帮?”

罗斯探长笑了笑:“我听,有人看到这两个被绑架的人,送到了你的家里。”

“胡。”佘爱珍面色一沉。

“也许吧,可是不能不信。”罗斯探长不慌不忙地道:“佘爱珍女士,请你和我回捕房协助调查一桩美国人被绑架案,现在请你下车!”

“混账!”徐顿时骂道:“你看清楚了这是谁!”

“我看得很清楚,这是佘爱珍女士!”

罗斯探长的脸板了下来:“也请你们看清楚,这是哪里?公共租界!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必须要遵守公共租界的法律!”

他的手一挥,十几个巡捕冲了过来,拿枪的、拿警棍的,都纷纷举了起来围住了两辆轿车。

“别动。”

佘爱珍制止了正想掏枪的徐:“他们是巡捕,罗斯还是英国人,不要和他们翻脸,我和他们走一趟,他们奈何不了我。你立刻回去,告诉四宝,他知道该怎么做的。”

“是,爱珍姐,你自己心一些。”

佘爱珍自负的一笑,打开车门走了出来:“罗斯探长,我可以给你面子和你走一趟,但是,如果你没有证据的话,你需要承担全部后果!”

“我知道,同时我也感谢你的配合,佘爱珍女士。”

罗斯探长看起来非常从容:“巡捕房不会为难一个无辜者的?”

无辜者?

佘爱珍冷笑一声。

别人也许会害怕巡捕房,可是自己不怕。

自己的那个男人,吴四宝,一样不会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