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古言 > 双世宠妃,误惹妖孽邪王 > 第898章 千万别哭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男韧沉富有磁性的声音道:“洛儿,你受委屈了。”

白洛摇头,她不委屈,一点也不!

翌日午时,玉九璃和墨流觞赶了回来。

两人刚到府外,就看到府门口大红色灯笼高挂,红绸拧成大红花绑在门口那两尊石狮子脖颈,一片喜气。

玉九璃愣住,回头看向墨流觞,墨流觞眉头微拧,拉着她一起进了王府。

刚入府便听到白洛生产的事情,玉九璃激动地松开墨流觞的手直接往尚幽殿的方向大步奔去。

墨流觞无奈一笑,跟在她身后走了过去。

此时,白洛正微微侧着身给孩子喂奶,玉绝尘坐在床前一脸温柔的看着。

白洛抬眼,给了玉绝尘一记冷眼:“尘,你没事做吗?一整都坐在我这里盯着我给妍儿喂奶?”

玉绝尘喉结滚动,缓缓开口:

“没事做,府里的事务我都交给寒儿了。现在我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照顾你和妍儿。”

白洛无语轻笑一声,许是扯到伤口,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玉绝尘见状,蹙眉。

白洛急忙解释,“没事,你别惹我笑,便不会扯到伤口。”

话音刚落,熟悉的声音传来,“娘!”

白洛与玉绝尘相视一眼,白洛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玉九璃的身影出现在她视线郑

很快,玉九璃进了寝室,见玉绝尘也在,叫了他一声:“爹爹!”

话音落,提着裙摆来到床前,跪在床边看着白洛身侧的东西,开心的道:

“娘,这就是我的妹妹!”

白洛抿唇一笑,“你怎么回来了?”

玉九璃努了努嘴,“娘亲答应过我,生产的时候提前派人通知我,我要陪着你。没想到,你竟然背着我偷偷把妹妹生下来了。”

白洛见玉九璃一脸不悦,笑道:“你以为生孩子想什么时候生就什么时候?你妹妹想出来看看这个世界,娘也控制不住。”

玉九璃轻叹了口气,“好吧。”

反正妹妹已经出生了。

食指轻触玉妍绵软的脸蛋,玉九璃眼神格外温柔。

墨流觞站在院外等着。

白洛看了一眼玉九璃,好奇的问:“墨流觞跟你一起回来的?”

“对啊,怎么了?娘?”着,逗着床上的不点:“妍儿,叫姐姐,我是你的姐姐,知道吗?”

白洛无奈笑道:“她这么,哪里听得懂你什么?”

玉九璃瞥嘴:“我和妹妹是有血缘的,我们两个心有灵犀不行吗?嘿嘿。”

白洛宠溺一笑,瞥了一眼门口的方向,“流觞陪你一起回来的?”

玉九璃点头应声,“嗯。”

白洛看向玉九璃,“你这丫头,真不懂事,人家送你回来一路奔波,你一个人跑过来将他留在院里。妍儿你也看了,赶紧先陪他去吃点东西。”

玉九璃笑:“娘,你怎么能这么你的宝贝女儿,我好不容易赶回来的。你都不知道我一路上有多担心你,还好你没事。”

玉绝尘见母女二人聊得开心,起身道:“洛儿,让九陪陪你,我出去和流觞坐一会儿。”

白洛听了玉绝尘的话,点头应了一声,玉绝尘提醒玉九璃好好照顾白洛和妍儿,便起身离开。

墨流觞站在院里,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玉绝尘朝这边走来。

墨流觞两步上前,打了声招呼:“伯父。”

玉绝尘在距离墨流觞两步远的距离停下,道:“去喝一杯?”

墨流觞眸光微凛,算是应了玉绝尘的话。

两人一起离开了尚幽殿。

膳厅房顶上,

墨流觞与玉绝尘并肩而坐。

两人身旁各放着两坛酒。

墨流觞拿起酒坛,对玉绝尘道:“恭喜伯父,喜得千金。”

玉绝尘拿起酒坛与墨流觞碰了一下,嘴角噙着笑仰头大口喝了一口,性感的喉结滚动,没有多。

片刻后,他叹了口气,突然开口,

“你伯母这次生产,险些丢了性命,我的心里很愧疚。”

墨流觞拧眉,盯着玉绝尘。

玉绝尘又喝了一口,顿了顿,道:

“我一直觉得有寒儿和九就够了,可是随着他们慢慢长大,也很少在我们身边,所以便想着与洛儿再生个孩子,只是,我却忽略了洛儿得身体情况。”

墨流觞不接蹙眉,“伯父的意思是?”

玉绝尘淡淡开口,声音里透着几分凉意,“洛儿前几日破水,为了孩子,选择了剖腹。她怕我不同意,与北黎瞒着我剖腹生女。”

墨流觞怔住,脊背一片寒凉,缓缓开口,沉声问道:“伯父的意思,伯母是剖腹生的孩子?并非顺生?”

玉绝尘苦笑着点头:“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自责,多后悔!

看着她腹部那道手掌长的伤口,我的心有多疼。她是为了满足我的心愿,为了给我生孩子,才会如此不顾一切的伤害她自己。”

墨流觞听了玉绝尘的话,深邃的眸子看着前方,心想,若是生孩子这么危险这么痛苦,那他便不要孩子,不让九受这份痛苦!

两人不知聊了多久,墨流觞觉得玉绝尘有些醉了,他对墨流觞道:“伯父,我扶你下去吧?”

玉绝尘摆了摆手,“无碍,我自己可以。”

着,缓缓起身,只是刚站起身,结果踉跄一步险些摔倒,还好被墨流觞搀扶住。

“伯父心。”

玉绝尘:“我没事,自己能走。”

着挣开墨流觞。

墨流觞无奈只好跟在玉绝尘身后护着他。

两人下了屋顶,一起去了尚幽殿的方向。

玉九璃和白洛聊着聊着,白洛便闭着眼睡了过去。玉九璃看着还在不停扎着奶水的玉妍,偷瞄了一眼白洛,心翼翼的将玉妍从白洛怀里抱了过来。

她看着家伙脸上皱巴巴的模样,摸了摸她的脸蛋,声嘀念:“我时候应该没有你这么难看吧?”

家伙似是能听懂一般,玉九璃话音刚落,玉妍便伸出手在鼻梁上乱蹭,眼睛上乱抓。

随时都有可能哭出声,玉九璃见状,急忙压低声音对她道:“乖,宝贝妹妹,你最好看了,咱们玉家,就你长得最白最好看。不哭不哭,千万别哭。”

着,玉妍突然哼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