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一路人 > Chapter.730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我很知足了。”苏雅笑,“反正现在大家都是知道的,应该开心才是。不过……今算起来,还是我第一次去苏家老宅,莫名的,有些紧张。”

“别紧张,我也是第一次。”

当初和苏叶舟结婚的时候,她格外抗拒,没想到如今也是真香了。

“哈哈,那我们倒是可以。”

苏雅略微想了一下,她真的是第一次来苏宅。

——

苏家的聚会来的人并不多。

只有苏家老一辈的人,加上苏雅几个辈。

苏雅和苏叶舟吃过饭后,直接去了后厅,几个人一番道别,苏雅再一次去了机场。

连夜回了上海,第二回黔城。

苏雅记不得这是第一次和李哲一起回黔城。

但是苏雅是记得一件事的。

她和李哲一起回黔城的时间并不多。

一路伴着雨到黔城。

苏雅和李哲直接回去。

苏母仍是笑呵呵的把苏雅和李哲招待了一番,两个人吃过饭之后,苏雅敲了敲书房的门。

苏谦正在里面下棋。

听见敲门声,他顿了一下,而后道:“进。”

苏雅心的合上门,早在之前,她就和李哲了,让李哲在外面等她,她要问苏谦一些事情。

苏谦分了两堆棋子出来,和往常一般,直接问道:“要问什么事?”

苏雅在苏谦对面坐下,直言直语道,“我的确是有事情想问。”

“下棋。”苏谦顿了一下,指了指棋子。

苏雅依言下棋。

这是从到大她的习惯。

苏谦没有其他的爱好,唯一的爱好就只有下棋。

每一次的训话,必然是在棋局上面。

所以苏雅有些怕苏谦下棋,但是下棋的时候,他们往往又是……以一个势均力敌一样的状态在一起。

如今苏谦已经年迈了。

褪去了之前原来的锐意,整个人都透露着和蔼。

苏雅微微顿了一下道,“好。”

她落子之后,问:“爸,你和白阿姨认识的是吧?”

“白阿姨。”

苏雅明显注意到了,在她出那个白字的时候,苏谦浑身颤了一下。

虽然很快恢复如常。

但是,苏雅一直在关注苏谦的状态,苏谦这个样子,她怎么可能忽略掉。

苏谦慌神了一刻,然后道,“嗯,认识,你的那个,和我认识的,应该都是一个人。”

“爸,我也不想问多的,我就想知道,你反对我和李哲在一起,是因为白阿姨吗?”

到这里。

苏雅都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为什么呢?

她一直都活在死饶影响之下。

不管是明孜惜,还是那个叫白依依的人。

她都在那些人影响之下。

可是有为什么?

苏雅颦蹙眉毛,有些不喜欢这些感觉,可是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有一些吧。”

苏谦沉吟了一下,“但主要的是,我觉得李哲是一个商人。”

商人太精通于算计,太懂得计较利益的得失。

苏谦并不想苏雅只是一段感情里面的商品,感情被用来随意的交换。

不论是之前还是以后,苏雅都是他唯一的底线,也是他最后的坚守。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但是,既然不清道不明,那就不的好。

假装不知道,然后沉默下去。

苏雅舔了舔唇,想到即将要问出口的东西,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犹豫了许久,她轻声道:“我之前,知道一些事情。我想问问你。”

许是看出苏雅的犹豫,苏谦倒是很迅速的下了一颗棋子,和苏雅的犹豫不决不同,他十分果断,直接道,“问吧。”

“你……是不是喜欢白阿姨?”苏雅抬了抬眼眸,看着苏谦,问道,“现在也是?”

苏谦手里的棋子停了。

很久之后,他才道,“从来没有过。”

“那为什么还要离开北京?也不想我去北京?”苏雅心点斟酌用词,“爸,我觉得我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有些事,我还是想听个清楚的,你也知道,我和李哲要结婚了,我想,在结婚之前弄清楚一些事情。”

如今困惑苏雅的,无法两件事。

一是苏谦为什么那么反感北京。

二是柯子枭为什么会报复他们。

只要把这件事解决好了,苏雅觉得,自己才有可能,安心的结婚。

“这件事,我不能告诉你。”苏谦摇头,怕苏雅继续问,他补充了一句,“哪怕你是我女儿。”

这个世界上。

无论是谁,都不能让他出那个秘密。

就算是,他自己本人。

苏雅拿着棋子的手一顿,眼神有些晦涩难懂。

不过片刻,苏谦又道,“我和你的白阿姨,只是朋友关系,至于她喜欢的人,就是李哲的父亲。”

怎么可能呢?

苏雅根本不相信这还会有这些事情。

可是,她又不能什么事情。

顿了好久,她才缓缓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棋局过半,棋盘上面黑旗白棋来回厮杀。

犹豫了好久,苏雅才问道:“爸,你是支持我的吧?”

“支持什么?”苏谦不太明白。

“支持我和李哲在一起。”苏雅把话开了,直接道:“就是你不会反对我和李哲结婚,也会试着去接受李哲。”

听懂了苏雅的话,苏谦笑,“傻孩子,当初能去上海,就足以明,我和你妈已经认可了李哲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从李哲打开电话的时候,苏谦就想过这一的,只是这一,比他想象的,来的更快了一些。

快到,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去准备这件事情。

“我这不是怕嘛。”苏雅低声一笑。

“有什么怕的?我和你妈,永远都在你身后。”苏谦落下最后一颗棋子,感慨道,“从我就知道你听话,觉得你不会有叛逆期,可是现在我才发现,不是没有叛逆期,而是。你没有表现出来。”

“作为一个父亲,我错过了你成长的大多数,还希望你不要恨我。”

“爸……”苏雅声音有些哽咽,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苏谦在这句话的时候好像瞬间苍老了十几岁一样。

那种更偏向于临终的大道理。

苏雅听不进去,也不想听。

可是苏谦却还要在她面前,强调无数次。

“嗯。”苏谦打断苏雅想要的话,直接道,“你放心,不论是反对你和李哲,我和你妈,一定都是支持你的,你的嫁妆都挑好了,可不能白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