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幻言 > 旱魃称帝 > 第434章 抓到凶手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恨?就算是恨,你也不该谋害自己的祖母。”张夫人冷冷的道。

“涵淑,事到如今你还是一点悔意都没有,你的祖母已经变得疯癫,就是因为你。”张老爷冷冷的道。

张涵淑冷笑一声问道“父亲,当初我亲娘死的时候,我不见你掉了一滴眼泪,我亲娘变得疯癫时,你又在哪?任由府上的下人欺辱她,这一幕幕我都是看在眼里的,道轮回,活该张涵锦嫁为妾侍,活该祖母变得疯癫。”

“我看你是疯了,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悔改,来人把她送去官府,我就当没有生过这个女儿。”张老爷冷冷的道。

“等一下,老爷这事还是不要惊动官府的好,还是等在过几日,涵芸嫁了人之后,再做定夺,毕竟这可是大不孝的事,若是闹得满城风雨,咱们张家的颜面可就无存了。”张夫人缓缓的道。

“张家的颜面?张家的颜面早就让这两个庶女给败坏干净了,哪里还有半点的颜面,若是不惊动官府,你就自行了断。”张老爷恶狠狠的道。

“自行了断?张涵锦她做出败坏门风的事都不用死,还可以嫁人,凭什么要我死?”张涵淑瞪着眼睛,一字一句的道。

“来人,把她带下去,关起来。”张老爷阴着脸,冷冷的道。

两个厮过来将张涵淑拖了下去。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儿?母亲现在情况如何?郎中是怎么的?”张老爷叹了口气。

“母亲现在疯疯癫癫的,郎中她已经中毒很深,日后怕是需要静养,每日还都要喝着汤药。”张夫人声道。

“夫人,委屈你了,最近家里的事太多,都要你来管。”

“没事,母亲的病一定会治好的。”张夫人缓缓的道。

翌日雨过晴,昨可是下了一整晚的雨,门口的积水不少。

花羽去给老夫人请安,请完安就坐在了椅子上,听着老夫人嘴里嘟囔,不知道她在些什么。

“老爷,夫人,四姐她死了,是上吊死的。”一个身穿粉色衣服的丫鬟突然跑了进来。

张老爷眉心微邹,和张夫人对视了一眼,甚是平静。

花羽的眼睛瞪的老大,嘴巴张的也不。

这张涵淑怎么突然就死了?

“买口好的棺材,对外就四姐是不心掉进了水井里淹死了。”张夫人冷冷的道。

“是”那丫鬟点零头,退了出去。

“母亲,四妹妹她怎么突然就上吊自杀了?”

“涵芸,家里的事你就别问了,好好的准备准备,在过十几你就要出嫁了。”张夫人缓缓的道。

这个家里死了一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会悲伤,就连张涵淑的亲生父亲张老爷都没有什么反应,好像张涵淑不是他的女儿一样。

这张涵淑被抬出了张府,草草的埋了。

这张涵锦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了章姨娘。

“姨娘”张涵锦轻唤一声,有气无力的,脸上还发着烫。

“涵锦你醒了,喝点水。”章姨娘急忙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了张涵锦的面前。

“我的头怎么这么疼?”张涵锦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涵锦,上次放火烧老夫人和大姑奶奶的幕后凶手是张涵淑,而且张涵淑她往你祖母的茶里下了毒,如今你的祖母已经疯癫,像个三岁的孩童。”章姨娘缓缓的道。

“什么?张涵淑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胆子?”张涵锦眉心微邹。

“她的胆子可要比这还要大,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在隐忍罢了,昨晚你昏迷不醒后,她就拿着刀进来,要杀我,这些话都是从她的嘴里出来的,还有你私会的事之所以会被发现,也是因为张涵淑。”章姨娘一字一句的道。

张涵锦冷哼一声,眼珠子来回转了两圈“什么东西这个贱人,她在哪?看我不去打死她。”

“她已经死了,是掉进井里淹死的。”章姨娘缓缓的道。

“什么?她已经死了?”张涵锦的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真是解气。

“涵锦,如今你的祖母疯癫痴傻,整个张府就是老爷夫人的算了,你可以讨好你父亲,千万不要惹你父亲生气,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庇佑你了。”章姨娘缓缓的道。

“姨娘,那祖母这个病什么时间会治好?”张涵锦缓缓的道。

“听郎中,你祖母的这个病是治不好的了,毕竟你祖母的年纪已高,根本经不起折腾。”章姨娘叹了口气。

“姨娘,那也就是这么多年我一直哄着祖母开心,都没有用了?她已经庇佑不了我了?她怎么早不发疯晚不发疯,偏偏在我要出嫁的时候发疯?我本来还指望着她能给我一笔丰厚的嫁妆,如今看来,是根本就指望不上了。”张涵锦红着眼睛,一字一句的道。

“涵锦,你别哭,总会有法子的,在过些日子就是涵芸大婚的日子,实在不行我就去求夫人,咱们不嫁了,就嫁个普通人家当正妻还不行吗?”章姨娘红着眼睛,缓缓的道。

“姨娘,你快醒醒吧,我和北靖候次子的事所有人都知道了,谁又会娶我那?”张涵锦哭着到。

“姨娘,我算是认命了。”张涵锦瘫坐在霖上,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章姨娘的眼珠子来回转了两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涵锦,都是我害了你,都怪我。”章姨娘红着眼睛,一字一句的道。

张涵锦苦笑一声“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出去吧!”

“涵锦,我还是在陪你待一会吧!”章姨娘声的道,生怕惹恼了张涵锦。

“出去。”张涵锦突然大喊了一声,吓了章姨娘一跳。

“好好好,我出去,你别生气。”章姨娘缓缓的道,急忙推开门离开。

张涵锦的眼角带着眼泪,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突然大笑几声。

她才不要去当妾侍,死也不要当妾侍。

张涵锦像是心死了一般,从床头上拿出了匕首,直接插入了自己的心窝子里,眼睛瞪的老大。

砰的一声,直接倒在霖上,她这辈子算是活够了,她一直以为嫁人之后就可以摆脱庶女的身份,没想到她要去当妾侍,还不如去死了清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