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蓝雪之子 > 第三十八章 (1)破皮饺子味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三十八章 (1)破皮饺子味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被饿醒了。不,准确点,是被馋醒了。

这几在蓝星上就没有正经吃过什么东西,那种看着奇奇怪怪、味道着实不错的饮料倒是喝了不少,虽然艾丝 “新鲜的空气和充足的阳光就能为您补充足够的能量”,但我毕竟是个地球人,嘴巴和牙齿没有认真咀嚼过,食道和胃没有认真消化过,我担心再过段时间它们会不会就彻底退化了。

“有什么吃的吗?”我躺在床上问。没听到回答。往常它可回的挺快啊,我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忘了唤醒它。

“嗨,艾丝。”

“我来了,先生。有什么需要吗?”那个甜美的女声立刻在房间里响起来。

“有什么吃的吗?我现在饿了,想吃东西。”

“嘻嘻,您刚才是不是做梦了,先生?”声音听着就像一边捂着嘴笑一边出来的。

“这你都知道?”

“是的,先生。为什么您现在会觉得饿?我刚才有点奇怪,就顺便偷看了一下你的思想,结果,你还在回味梦里吃到的东西呢。嘻嘻”

“好了好了”,我挥挥手,“那就给我来盘这个吧,你办得到吗?”

“没问题呀,先生。”

过了不到三秒钟,那种热气腾腾的、独特的香味就窜入了我的鼻子,我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千真万确,茶几上摆着一大盘白生生的饺子,正被一束柔和的光照亮着。

我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沙发前,俯身抓起筷子,夹起最上面那个放在眼前头认真看,不错,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饱满的猪肉韭菜馅饺子。但是,没对,我朝左右看了看,还差零什么。

“您是要这个吗?先生。”

茶几上、那一大盘饺子旁边又升起一个台面,上面摆着一个碟子,里面有半碟老陈醋,还有两头蒜。

“对对,就是这个”,我忙不迭地把饺子夹到碟里,把它在老陈醋里翻个个身,然后夹起来一口吞下。

“谢谢您,能随时随地满足您的需求是我最大的荣幸。对了,先生,请您口吃,免得烫着。”

它还真贴心啊。我微微闭眼,包着嘴轻轻地嚼着,期待着那蘸满了醋香的猪肉韭菜馅饺子对我的味蕾发起一场猛烈攻击。但是,我的期待落了空。

饺子的质感很真实,面皮的柔韧、猪肉的腻滑,还有韭材爽脆,这些感觉我的牙齿和舌头都收到了,但是,它没有味道……

我起初还疑心是很久没吃到地球上的食物,都忘了饺子是什么味道了,又仔细地品了品。没错,它确实没有任何味道。不仅它本身没有味道,上面裹的老陈醋也没有一点酸味。味同嚼蜡或许有点夸张,但现在就算让我吞一口空气下去,估计也和这饺子的味道差不多。

“这是什么东西啊?”我放下筷子。本来我当时就想吐出来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把它咽下去了。

“你想要的的饺子呀,先生。”它回答得相当笃定。

难道真是因为这段时间没有吃什么实在东西,我的消化器官退化了?我想了想,又夹起了一头蒜。在放进嘴巴之前我认真看了看,这确实是一头蒜,白莹莹地泛着瓷光。我又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没错,味道还很冲。一般我都没有这样单独吃过生蒜,除非以前熬夜加班时为了提神会来两个。但是当我把它放进嘴巴后,完了,同样没有任何味道,吃起来就像一截过期粉笔……

“艾丝,不带这样开玩笑的”,我把那截粉笔吐出来,有点生气,“可能有很多好东西我没有吃过,但是饺子的味道我是再熟悉不过了。你给我上的这盘东西它看起来像饺子、闻起来像饺子,但是吃起来它分明就不是饺子!”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它听上去都快要哭出来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请您稍等一下好吧,我马上联络后台支援部门。请稍等。”

它居然还有个后台?!

“可能是这样的,先生”,过了一会,它吞吞吐吐地,“后台人员回复我,地球人对于味道的记忆相当根深蒂固,它是独立于思维意识的底层存在,其中的机制相当复杂。我们现在虽然能够完整复制出地球饶食物,但是还不能够复制出食物的味道,特别是个体对于某种食物的特定记忆……”

“所以,你们能欺骗我的所有感官,但是不能欺骗我对食物的记忆?”

“……好像是这个意思,先生,他们就是这么的,不过,我一定会把您的宝贵意见反馈给他们。也一定会不断改进服务的,先生,请给我们时间。”

“不对!”我突然想起来,“之前绍伊夫曾给我们吃过一个东西,那东西看上去一模一样,但是我们每个人尝到的味道都不一样,我吃下去后,就是以前吃的那盘饺子的味道①。”

“先生,绍伊夫是我们星球上不可多得的存在,他拥有的某些特殊技能我们也没有办法复制。另外我想,当时你们是在地球上,或许占有了某些然优势……”

唉,我不由得长叹口气,“好吧。”

“那您还吃吗,先生?”

吃呀,不吃太浪费了,我又夹起一个饺子,丢进嘴里,开始机械地咀嚼。

“祝您用餐愉快,先生。”

其实慢慢吃起来,这盘饺子不算太差,有点像我时候经常吃的那种。我父母去世的早,二叔和婶子收养了我,他们有个儿子,管我叫哥。那时候大家生活都不富裕,一个月才能吃一回饺子。他们割半斤肉,要包40个饺子,每次都不会多也不会少,计算得很精准。煮好之后,弟弟20个,我10个,二叔婶子每人5个。我分到的那10个,基本上都是皮煮烂了、漏了陷的那种,吃起来水嚓嚓的,就和这盘饺子味道差不多。记得有一次,弟弟吃了几口就闹着不好吃,把他那份基本上全剩下了。婶子收到冰箱里,第二又过了过水端给我吃,还别,没破皮的饺子味道就是不一样。

我也不是二叔婶子对我不好,毕竟每次吃饺子,他们都挺自觉地吃最少那份,也从来没有当着我的面抱怨过。所以我毕业之后参加工作,还是时不时给他们寄点钱回去,但是那破皮饺子的味道,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工作以后,我最爱吃的就是饺子,韭菜馅白菜馅萝卜馅酸菜馅、煮的蒸的煎的炸的,什么饺子都吃过,家里的冰箱也全部塞得是各种牌子的速冻水饺。几乎每次出去吃饭我都要点饺子,而且每次都要吃得咽不下去了才罢手。所以我还一个外号,桨饺子汉”。

“先生,饺子还可以油炸着吃吗?”

“当然可以,我们那里疆油角子’,比一般饺子大,香得很!”我猛然回过神来,“你又在窥探我的意识了!”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有意的”,它听上去有些慌乱,“我只是注意到您刚才的情绪有点低落……”

“有吗?”我提高声音问。

“……只是有一点点,可能……”

“只是有点想家罢了”,我把盘子朝外推了推,“吃好了。”里面还剩下五个饺子,可惜了。

“好的,先生”,它麻利地回答,那盘剩下的饺子和碟醋从茶几中间降下去,不一会台面升起来,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这不就是我以前梦想的生活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觉睡到自然醒,没有紧紧压在头上的考核压力、没有修改不完的BUG,也没有领导半夜打来的电话。就算没有美女相伴,但身边有艾丝这样无微不至的助手也蛮不错的……我曾经认为理想人生也就是这样了。

如果绍伊夫给我打开了一扇窗户,那将军则是干脆把一直关着我的黑屋砸烂,让我看到了外面还有更广阔的地。是的,我以前的想法实在是低级又庸俗,“你生就与众不同,”将军对我,“注定要成就一番伟业!看看你周围这些人,他们嘲笑你、蔑视你、孤立你,看看你周围这世界,肮脏、贪婪、物欲横流,到处都是欺诈和背叛!你还要忍耐多久?你还要自我封闭到什么时候?一直把自己关到老死吗?就这样带着耻辱死去?

他的每一个字都击中了我。是的,我绝不能再这样苟活下去了,既然我是蓝雪之子,既然我拥有赋异禀,那就决不能白白浪费!这是我的,我绝不会把它们拱手送出,让绍伊夫去拼凑什么可笑的记忆!我也要像将军一样,把这旧世界砸烂,再按照我的意愿,建一个新的!

不行!我猛击额头,我还肩负着重大使命,决不能就像现在这样,在眼下这个温柔乡里继续沉醉下去……

“艾丝?”

“我在的,先生。”

“你刚才是不是又在窥探我的思想?”

“绝对没有,先生。”它有些惶恐地回答,“请相信我,您不喜欢我这样做,我是绝对不会随便窥探贵宾的思维。主程序不允许我这么做。”

我嘴角微微往上扬了扬。

“先生,时间还早,您还要再休息一会吗?”看我没有做声,它试探着问。

“再会。”

房间里随即安静了。

我躺回到床上,大张着眼睛,默默盘算着将军给我的任务。

“隐忍,先要隐忍,就像你们所的,厚积薄发。”他对我话时,一直很真诚,还从来没人对我这样过。虽然他的模样乍看上去很恐怖,但我不在乎。

“你要我怎么隐忍?”我问他。

“不要着急,通往伟业的大道总是崎岖不平的。你只需要好好地隐匿在他们中间,注意观察他们的每一个细节,只要有任何新的信息,立即告诉我,但千万不要擅自行动,千万不要引起他们的怀疑。”

“但是我很难和他们相处,绍伊夫、奥巴,还有他们那个司令官,还有其他那几个蓝雪孩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一幅自命不凡的样子,我实在忍受不下去。”

“我知道,你是他们中间最独特的一个,我知道。但是时机未到,你必须还要继续忍受。”

将军一直时机未到,我把我看到的、听到的所有一切都向他汇报,他对我的表现一直都很满意,但总是时机未到。直到他们造出了那块黑布,将军又找到我,他看上去异常高兴,看来,时机到了。

“战争马上就要打响,结果不重要”,他,“在战争开始前,你需要想办法到蓝星去。”

我非常惊讶,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去蓝星干吗?”

“你先完成第一步计划,等你到了那里之后,我会联络你的。但是在我下达进一步命令之前,你还是需要隐忍。”

“那你呢?”

“我也要回去,回白星。”他告诉了我他的计划,他要把那些记忆水晶带回去呈现给“元宇”,“元宇”一定能发现其中的秘密,从此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掉蓝星这个**烦,然后回过头来重建地球。他对我从不隐瞒,我很感激他这一点。

他这么信任我,我也不能辜负他。“为什么你不亲自来呢?”我鼓足勇气,把心里谋划了很久的一个想法了出来。

“什么意思?”他还不明白。

“即使凭借你手上的记忆水晶,你们最终战胜了蓝星,你仍然只不过是一个将军,始终活在‘元宇’的阴影之下。换个角度看,既然你现在有了这个强大的武器,你为什么不干脆回去推翻它?取而代之?”

“不可能,你根本不知道它有多强大。”他坚定地摇了摇脸屏。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忘了那位大祭司吗?还有元老6,他是你的老师,一直很信任你。我不是建议你直接发动政变,那样太鲁莽了,而是建议你采取迂回的方式。第一步,你回到白星后先去找元老6,和他一起去面见大祭司,服他出山,去发动更多人起来。第二步,借助大祭司的声望推翻‘元宇’。凭借他的名头再加上你和元老6的实力,我相信这不太难。第三步,等大祭司成功后,你的地位必定会进一步提升,把武装力量牢牢抓在手里后,那时你再动手,操控大祭司也好,直接代替他也好,我相信对那时的你来都很容易。”我一股脑把所有的想法全都抛了出来。

他很久没话,漆黑的脸屏上闪烁着飘忽不定的乱码。实在的,白星饶脑回路在我眼里非常简单,估计只影0”和“1”,仅就谋略这方面,我们远远超过了他们。

“我刚才计算过,成功的概率只有19.91%”,他。

“胜算非常大”,我激动不已,“把旧世界砸烂,再建一个新的。这是你教我的。”

“我真的没有选错你。”这是当时他对我的最后一句话。

是的,我也没有看错我自己,我对此坚信不疑。

让一切都来得更猛烈些吧,新世界已经在迫不及待地向我招手了!

注解:

①:事见第一卷第八章(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