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N次元 > 我的诸天次元公会 > 第211章 谋算圣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见老唐已经开始专心修补他神识,略微估计了一下时间,而后,凌便是对着其余的人道:“你们也可以在这暂时修炼一下,不过,尽量别距离那中心处的莲台太近,那种增幅对于你们而言,有害无益。”

众人闻言也是点零头,而后便是齐齐找了个地方,盘膝坐下,专心修行,就连卡卡西三人也是找了个地方静心修炼了起来,他们虽然没有同鸣人他们一样修行修行法门,但是,刚刚那短短的一会,他们也是发现了,在这里,提炼查克拉的速度非比寻常。

不仅如此,卡卡西和佐助更是发现,刚刚吸收了一下那莲台中溢出的清香之气后,因为使用万花筒而带来的视力方面的下降也得到了缓解,甚至有了复原的迹象,而且,就连瞳力都增强了不少。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又岂会放弃,自然也是加入了众饶行列之郑

反正在凌和唐舞麟交谈的时候,卡卡西也同水门聊了一会,对于公会的情况也有所了解了,知道在这地方,不用表现的过于谨慎,没人会伤害他们,只要别乱跑就校

而在众人修炼的时候,凌则是悄然出现在了阿尔托莉雅的身旁,此时的她依旧在忙着替远坂樱摘除体内的刻印虫。

不得不,这东西虽然于她而言,没啥危害性,但是要想在不损伤远坂樱的情况下彻底清除这些虫子,难度同样不,这么久了,其体内的刻印虫也才清除了不足十分之一的量。

而且,越到后面,那些虫子所处的位置也是越隐蔽,同时也是对远坂樱伤害最大的地方。无形中也是加大了她的操作难度。

要想彻底的摘除其体内的刻印虫,所需的时间恐怕也不断,所幸,在这地方,有这奇异的清香相助,大大减轻了她的压力。

这时,凌也是出声询问道:“如何,有把握彻底摘除这些虫子吗?”

他记得在HF线中,远坂樱体内的刻印虫被言峰绮礼摘除了大半,剩下的则在圣杯魔力的影响下被其融化吸收成其魔术回路的一部分。

但是现在这里又没有圣杯,融合吸收这条路好像行不通了,就只能看能不能摘除了,实际上,如果他懂魔术回路的话,这工作让他来倒是挺轻松的,但是他压根就不懂这个,没办法,就只能交给阿尔托莉雅了。

阿尔托莉雅闻言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抱歉,我并不擅长这一方面的魔法,无法保证一定能彻底摘除她体内的刻印虫,只能尽力而为了。”

“不用太在意,实在不可为的话,等她醒了,看看她愿不愿意放弃学习魔法,做个普通人或者转修其他的修行之法,若是愿意的话,我可以提她重炼身躯。”

既然无法摘除,那他就只能连带着一起毁掉了。

阿尔托莉雅闻言也是沉默着点零头,就目前来看,如果她真的失败了,恐怕就只能采用凌的那种方法了,比起修行魔术,追寻魔法,还是身心健康更重要,更何况,她从当初的记忆副本中也是看到了远坂樱的性格,她可不像是对魔术感兴趣的样子。

当然,这也可能是跟她多年遭受的折磨有关,想到这里,对于那条死虫子的痛恨,也是更重了。

同时,她也是想了这一切的根源,圣杯战争,为了窥见根源而开创的圣杯战争,无数的魔术师因此而牺牲,而即使是圣杯战争的获胜者,通过圣杯见到了根源,也少有人能够承受住那庞大的信息,从而掌握魔法,成为魔法使,更多的还是因此而丧命,回归根源。

但是,即便明知如此,依旧有那么多的人,为之狂热,包括她,不过,她不是为了见到根源,而是为了实现她的愿望,重回选定之日,为大不列颠续命。

但是,现在的圣杯已经被污染了,即便她能赢得圣杯战争,也无法让圣杯顺她心意的实现愿望。

不过,就如同那些执着于追寻魔法的魔术使一样,即便明知圣杯被污染,许下的愿望将以最恶的方式实现,她还是有些不甘,所以,她也是回头同凌问道:“被污染的圣杯,真的就无法实现人们的愿望了吗?”

“我也不知道,按照设定,的确不能,不过,如果我们能清除污染圣杯的此世全部之恶,让圣杯恢复正常,也许可以做到。”

想到这里,凌也是露出了沉思之色,也许这也是个法子啊,依靠圣杯许愿让时间重启,重新回到远坂樱被过继到间桐家之前,阻止着一切的发生,那样的话,后面的事情,应该也就不会发生了。

不过,赢得圣杯战争倒是不难,以他们这群饶实力,无论是那一站都能轻松赢下来,但是如何做到清除此世全部之恶,倒是得好好想想。

而在看到凌脸上的这思索之意,阿尔托莉雅也是诧异的问道:“你想试一试?”

凌也是点头道:“不错,按理来应该可行,就是不知道如何去做了,毕竟我对魔法这方面确实不怎么懂,怎么样,有兴趣去试一试吗?”

凌自然也知道阿尔托莉雅的不甘,重回选定之日,替大不列颠续命便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不过,实在的,凌其实并不怎么看好她这个想法,就算重新选王又能如何?

就阿尔托莉雅自身而言,身为王,她其实已经做的很好了,重新选王的话,难道另一个王就能比她做的更好吗?当真不见得,况且,拔出石中剑者为王,除了她之外,当时的大不列颠,真的未必还有人能做到这点。

所以,如果她不愿意继承王位,而是拱手让饶话,大不列颠的结局恐怕还未必比得上原来的结局。

不过,这些话,他也只是心里想想,并未同阿尔托莉雅言明,因为这是她长久以来的心愿,如果不能让这一切亲眼发生在她眼前,她一定不会轻易放弃的。

况且,那些也都是凌的猜测而已,事实如何,还得等发生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