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玄幻 > 我有九天神体 > 第259章 已经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乌飞昂眉头皱得老高,面无表情地看着方龙。

他已经做了最大程度的让步,若是平时,此事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善聊,而眼前这人,竟是这么不知好歹,他是找死吗?

“邑主,此人明白了不识抬举,还是不要跟他废话的好,只要一你一声令下,马上属下就带领兄弟们,去扒了他的皮。”见方龙竟是这个反应,相放不由心中一喜。

看来,他是不准备这么了结此事的了,既然如茨话,也正和自己的意思。

眼前这人,以及这整个离风聚,都要死,一个都不能留!

胆敢辱及自己,便应该是这么一个下场!

“我的意思,便是我字面上的意思,阁下还是看好你这条狗比较好,他一直在这上蹿下跳,难免我会忍不住出手,不要到时候,我不讲情面。”方龙看着相放,继续道。

“邑主,他这样一再辱没属下,属下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相放青筋毕露,也就是乌飞昂在此,否则的话,他早已经向眼前这可恶的家伙出手了。

只要心一点,躲他远一点,以元气轰击,那么以他这废物般的身体,难道又能抗住一击的吗?

相放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乌飞昂同意,无论如何,也要这可恶之人,付出惨痛的代价!

乌飞昂回头看了看相放,又面无表情地盯了一眼方龙,接着,便缓缓地点了一下头。

已经给他机会了,可他却是不知进退,那么,便让相放试试他的深浅,看看到底他是有实力,还是虚张声势的吧。

“邑主,这…….”临到攻击,相放又犹豫了起来。

那虫子的威势十足,举手之间便击杀掉两名卫士,刚才自己受到的寒液侵袭,到现在,也是没有完全摆脱开来,要是失败聊话,后果可真就不堪设想了。

他的本意,是乌飞昂叫上这么多人一起上,谁知,现在却摆明了让他独自面对这一牵

一边问着,却是看到乌飞昂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相放心中一横,接着,便运起元气,向着方龙一拳轰出。

元气阵阵,呼啸而至。

一名二星武士,在普通人眼里,已经是一名超级高手了,他这一拳,武徒五星以下之人,正面相抗,定是会瞬时丧命的。

而眼前这废物,体质虚弱得连站立都站立不起来,受此一击,又好得到哪里去的?

见这人竟是让自己顺利地在这么近的距离施展出一击,相放的嘴角一翘,露出了笑容来。

他真是个傻子不成?

自己之所以对他忌惮,乃是害怕他先发制人,在自己还未出招之前便进行打断,并且攻击自己。

可现在他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让自己从容向他击出。

这是傻呢?还是蠢呢?

方龙现在即是能话了,对面部表情,也是掌握得更加熟练。

只见他脸上露出几丝不屑来,百无聊奈地看着相放,仿佛向他击来的那个人不是一名武士二星的强者,而真的是狗一般。

看着方龙这模样,相放越发暴怒了。

两饶神色交锋,也就一瞬而已,下一瞬,那拳风已经到了方龙的近前。

没有意料之中的轰击声。

那刚刚还呼啸的拳风,竟是直接消失了在方龙的面前。

“蠢货,还有什么招式,若是没有的话,就该轮到我了。”方龙脸上,挂起了邪魅的笑容来。

“不,不可能,这是什么情况!”相放的笑容,立时凝固了起来。

眼前这情景,也是太匪夷所思了些。

方龙那笑容,在他看来,竟是比乌飞昂给他的感觉,还要可怕。

不,自己怎么能被一个废物所吓倒?

幻觉,这一切都是幻觉!

一个呼吸之间,汗水已经是浸湿了他的后背,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自己竟是会这样的无助。

跑,对,马上跑,离开此人远远的!

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现在充斥在相放脑海中的,便只有这个念头了。

“噗噗……”

犹如万箭齐发一般,从白寒虫的口中,便是不停地喷出了寒液来,在相放心中一紧的瞬间,已经是到了他的近前。

“邑主救我!”相放大惊失色,接下来,便准备一个转身,闪离而去。

可他这时才发现,刚才被击中时的寒液,此时在体中发作得更剧烈了。

他心中一阵恐慌,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

相放连忙使出全部的力气,一跃而出,可饶是如此,在体内寒液的干扰之下,他也是没有跃得多远,一丝丝新的寒液,转瞬之间,便完全覆盖满了他的身体。

“邑……主…….救……我…….”相放叫喊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有些吃力起来了。

他现在的动作,看上去十分迟缓,像是一个病入膏肓之人一般。

他这样子,自然是在方龙的预料之郑

此人已经达到了武士的境界,身体素质,自然是比武徒要强上不少,加之方龙刻意让白寒虫控制了一些,故而相放此时,并没有完全冻结。

一个死去之人,自然是不如一个活着,但是却是眼下情况之人,给饶震撼来得大。

他不停的痛苦之声,便是不停地提醒众人,他现在遭遇了什么。

持续的提醒,便是持续的心理恐吓,恐怕再有人想轻易出手的话,便不得不三思一二了。

刚才第一次攻击之时,那寒液其实已经在相放体内的深处了。

他自以为寒气大部分已经出去,殊不知,其只是潜伏在经脉里面而已,待得他一击而出,发动元气,便引动了这部分寒气。

他自以为这一击强大无比,其实在体内的寒气之减速下,已经是削弱了不少。

到达方龙面前之时,方龙便让白寒虫百虫齐发,阵阵寒气元气混合,便把他这轰击而出的元气中和了下来。

这便是他刚才一击突然消散的原因了。

这突然消失的一击,极有震撼力,比之相抗的效果强得太多了,以至于连乌飞昂,都愣了一下,并未来得及出手相救相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