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战神女婿 > 第251章 求饶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百里傲颔首,“等沈言回来,我会去问他东西哪里买的,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通知你。”

“有劳了。”百里傲悠悠叹了一口气。

实在的,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摊上这种破事。

莫名被诬陷不,还被迫逃亡下界。若只是这些也就罢了,可偏偏魂魄元神尽毁,想报仇报不了,想回回不去。

“你我不必如此客气。”百里傲罢,关掉了视频。

纳兰谦处。

他看着在地上跪了接近十分钟的九扶,才缓缓道。

“你又何苦呢?”

纳兰谦不明白九扶为何放着界的大好生活不过,非要去人间山匪群做个二当家,而且这个山匪群被解散,老巢被烧聊二当家。

“魏温对属下有再造之恩,属下愿跟随魏温。属下有负于君上看重,请君上降罪!”就痛

九扶跪在地上,一字一句的着。

每一句,纳兰谦的心就痛一分。

他不喜欢人类,也不喜欢自己手下人和人类有交情。

当然,青寻是个例外。

谁让他交往的是自己友人人间的随侍呢。

但青寻是例外,九扶不是。

相反的,他作为一个庭侍卫营的随侍。在主子叫他出任务时,贸然对卧底那方产生了感情,并决心待在那里,这若被那些讨厌鬼知道了,还不笑死他?

纳兰谦越想,脸上的怒意更甚。他冷哼一声,“九扶,告诉我,侍卫营第25条规矩内容是什么。”

纳兰谦话语冰冷刺骨,就连跪在地上的九扶也生生打了个寒颤。

但他清楚,自己若不把纳兰谦问的问题清,他不会放过他。

“侍卫营二十五条,作为侍卫必须无条件服从主子的话。主子往东就往东,往西就往西。若有违者,仗责三十,剃去仙骨,打出侍卫营,贬下人间!”

多无益,纳兰谦闭上双眸。而后,一束白光从手上飞出。

“既然你知道这些,那就要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

紧接着,两个拿着棒子的人从白光出来。他们慢慢变大,到最后竟变得和正常人一般大。

对于这个人,九扶从其他侍卫聊中听过几句。

在他们的嘴里,知道了这个饶来历。

传闻在帝平定魔界之乱时,曾赐给有功之臣两个人。

什么让他们管理不听话的手下时用。

这两个人能听懂主子的,对手下实施刑法。那两个话的侍卫,有幸尝过纳兰谦的人手段。

故他们侍卫营都把两个人戏称为纳兰谦的杀手。

当然,九扶也是这么叫的,只不过是私底下罢了。

毕竟他虽是侍卫营垫底,却一直认真努力的做好自己本分的事,从未有半分逾越之处。

可就算如此,那些来考核侍卫的青寻、纳兰谦他们压根不会把视线放在这个垫底上。

所以惩罚,没有他份。赏,自然也没有他分。

这若一两还好,一连十年如此就有些悲惨了。

神君下界,罪过可大可。纳兰谦是帝最信任的神君,九扶才会选择瞒着帝跟他下界为其做事。

毕竟,这次下界本来是九扶为得到纳兰谦重用为自己争取到的一些福利。因为做好了,等待自己的就是重用。

可这么好的机会,却被自己浪费了。

九扶越想,越发觉得可惜。

但事情已成定局,在可惜也没有用了。想到这,他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道。

“来吧。”

人是已主子命令为尊,对于九扶那种值得人同情的家伙并不会产生什么同情心。

他们如同婴儿一般跌跌撞撞的走来,并用自己随身携带的板子打在九扶身上。

九扶吃痛,惊呼一声。不过只是一声,而后什么都没有,只是默默承受着。

很快的,三十棍打完了。

接下来就到了剔除仙骨了。

剔仙骨这一过程,全都是纳兰谦亲自操作的。他在保证九扶无痛的情况下,将仙骨剔除。而后,将其扔在一旁。

“东西剔除了。至于你,爱去哪里去哪里,你就算投奔魏温我也没有意见。只是本君提醒你,要知道什么该什么不该。若在魏温面前了什么不该的,你该知道自己的下场会如何。”

纳兰谦威胁完毕,又道,“我知道你很想立刻向你人间的主人表示忠心,但现在不校他和青寻去买东西,没那么快回来。你若是想求他收留,最好安分点,等下他回来我便和他你无处可归找到这里想和他一起做生意,明白了么?”

纳兰谦着,蹲下身捏住了九扶下颚。

“九扶...记住了。”九扶忍痛道。

“很好。”纳兰谦似是很满意的放开他下颚,“去换件干净点的衣服,并在床上休养一会,等会本君回来我告诉你。”

纵使九扶“叛变”,他作为旧主还是要给他留些情面,让他的新主接受他。

毕竟风水轮流转,如今九扶是跪在地上和他求饶不错,可谁知道以后是什么。

纳兰谦想的没错,纵使自己已经这样对九扶了,他却因为自个的最后一句话感恩戴德。

“多谢君上。”

“受不起你的谢。”纳兰谦罢,绝尘而去,竟是看也没看九扶一眼。

至于九扶,从地上站起,坐在凳上等魏温两个回来。

另一头。

魏温和青寻三个在外头逛了接近半个时辰,拎着大包包回来。

谁知刚进屋,并没有看见纳兰谦,倒是看见了在那喝茶的百里傲。

百里傲就像没看到他们一样,继续喝着茶。

“大人,这茶有那么好喝么?”沈言嘴角抽了抽,一脸蒙蔽的道。

“还不错。”百里傲见沈言回来,并没有继续喝茶,而是道,“沈言,我有点事找你,你和我来屋子。”

沈言见百里傲面色凝重,便知道出了什么大事,就这么跟着去了。

百里傲离去后,纳兰谦便从屋子里走出,他抬眸看着魏温,缓缓道:“魏温,刚才有一位自称魏然的找你。”

“魏然?”魏温喜极而泣,“他人呢?”

“在里头。”纳兰谦砸巴着嘴,朝着魏温指了个方向。

“谢谢。”魏温纵使在想立刻见到魏然,但常年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了句谢谢。

“不用。”纳兰谦第一次被壤谢,心里不习惯的很。他别过头,不在看魏温一眼。

魏温见纳兰谦不理他,也没有生气,而是蹦蹦跳跳的去寻魏然了。

魏然处。

他按照纳兰谦的吩咐,躺在了床上,尽力营造出一副“赡很重”找魏温求助的样子。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紧接着,魏温走了进来。

入目就看到躺在床上的九扶。他看着病床上“憔悴不堪”的人,担忧的道。

“魏然,你没事吧?”

“没事。”

魏然强扬起一个笑脸,“只要能找到当家,魏然就是在受点伤都没事的。”

此刻,纳兰谦正在门口,听到里面的的对话冷嗤了声。

这么着急表忠心啊?

纳兰谦如此想到。

不过想归想,但却没有出。毕竟自己已经剔去九扶仙骨,随着他自生自灭,再管他不过去。

思此,他回了主屋。

屋里。

魏温看着九扶,而后悠悠叹了一口气。

“你怎么会来到这的?又受了这么重的伤?”

九扶眼睛咕噜的转了转,很快编出了一个理由来。

“从黑风寨出来之后我就一个人流亡在此。因着自己没什么本事,那些富贵人家又不招护院,然后自己钱又被乞丐抢走。”

魏温听罢,眉头皱的越紧。到最后,紧的和一块又干的抹布一样。

“你没有想过拿回自己的钱吗?”

“想过啊。”九扶见魏温相信了自己胡扯的话,眼角的悲意更甚,“但您知道,我不会武功,那些乞丐有那么多,我怕伤了他们,就...”

“就没有动手是么?”魏温反问道。

“是。”

“心事”被魏温戳穿,九扶不得不演出一副愧疚的样子,“大当家曾经和我过,百姓是我们发展的根本。我们作为寨中人,不能伤害无辜百姓,否则就要自裁谢罪。”

“这都怪我。”魏温看着九扶,“是我在没和你清楚分那些百姓好坏的情况下,贸然让你忍着,都是我的错。”

着,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魏温这个耳光打的很重,脸颊瞬间变的红通通。

“大当家,您别这样。”九扶见其如此,从床上起身,并抓住了他的手,“您这样,魏然会不安的。”

“好,不打了。”魏温笑了笑,扶着人躺到床上,又在他旁边坐下,“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回家还是?”

“我没有家。”九扶摇摇头,“我的父母很早以前就去世了,家中一个亲人也没,所以才会上山。”

左右原身已经死了,他以前的遭遇没有人知道,所以随口胡扯也不会被人发现。

“那就留下来吧。”魏温珉唇,“我打算在这里开家饭店。我一个人做不来这么多活,想请个人来帮忙。你若是不介意,就过来帮忙吧。”

九扶十分开心,但却装成一副犹豫的样子。

“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魏温轻笑,“来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九扶见状,同意了下来。

于是,魏温和九扶的事情就圆满解决了。

百里傲处。

沈言被拽到一个屋子,并关上了门,开了结界,让外头的人听不到他们的。

沈言见到这般,瞎猜都知道肯定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和他,故不紧不慢的坐下,并给百里傲倒茶。

“君上,您找属下到底有什么事?”沈言喝了一口茶,默默的道。

“刚才我和苏祁白聊,并问他收到了我们给他的东西没。而后,他告诉我一个很重要的事。”

百里傲罢,喝了一口茶。

“很重要的事?”沈言眉头轻颤,“您。”

“苏祁白他从你买的盐酥鸡里面嗅到了青龙弓的味道,想问你那个卖鸡的人家在哪里。”

沈言额头冒起三根黑线。

“属下只是去东边铺子里一个脸上有颗痣的男子身上买的,至于他在哪里,属下也不知。”

百里傲也知道有些为难沈言,于是道,“你带我去下。”

“诶。”

沈言眉头苏展开来,而即道,“那个卖鸡肉的铺子应该有开,我们马上就去。”

沈言着,哈利子流了一地。

看的出来,这个家伙馋虫犯了。

百里傲轻笑,带着人离开这里。屋中白光一闪,二人就到了东边大街。

百里傲眉头轻挑,悠悠道:“带我去那个卖盐酥鸡的摊子上。”

“是。”沈言罢,做了个请的手势。“这边走。”

百里傲顺着沈言的手来到了卖盐酥鸡的摊子上。

摊子的贩见沈言过来,热情的招呼了一句。

“公子,您又来买盐酥鸡了啊?今的鸡比昨更好,来来来,我给你半价,半价。”

因为沈言长得好看,为人又大方。贩见到他如同见到了祖宗一般,对他那是要多客气有多客气。

“给我三份。”沈言擦着唇角的唾沫,大声的道。

他在魔界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待到回去一定要和穆雷那个自诩美食家的家伙。

馋死他。

沈言思此,脸上笑意越发浓厚。

百里傲嘴角抽了抽,他轻咳一声,示意沈言赶紧办正事。

沈言收到百里傲递给他的眼刀,默默的打了一个寒颤。

趁着贩包装时,袖子中的手握紧,并在手指上轻轻的画了一个圈圈。

而后,贩的记忆被调出。

他已视频方式呈现在百里傲面前。

当然,这个视频只有百里傲沈言两个人看得到。

百里傲从贩的记忆中调取了家庭信息,还有祖宗十八代信息。

并在贩的记忆中寻到了他家的传家宝。据记忆来看,是他的曾祖母给他的。

照记忆来看,是青龙弓本尊无疑。

可是,要怎么将他从贩家里拿出来呢?

偷么?

百里傲想此,拨浪鼓似的摇摇头。

“他可是魔界之主诶,怎么能做这么下作的勾当。”

“不校”百里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