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蜀燕风云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娇娇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只见屋中间就出现了一个蓝色的身影,那蓝色的身影满脸笑意地走上来,只见教姑一直低着头,不看。

那男子也不恼,笑:“怎么了,娇娇这是要走吗?”

“都了不要叫我这个名字!”教姑今终于不顾形象地吼了出来。

男子故作惊疑:“怎么不叫啊?这个可是教主深思熟虑之后才取得名字啊!娇娇怎么就不喜欢啊?”

翠琉看见教姑的胸膛明显地起伏了很多下。

最后教姑屈服了,收回裙子,在椅子上坐下来:“你来做什么?”

翠琉看向陈阳生吗,只见陈阳生笑意盈盈,看着教姑:“娇娇,我这不是来看看你嘛,看你有没有长高长胖啦。”

“那你现在看过了,你可以走了。”

“那可不行,我的好娇娇,我怎么可能看得够呢?我这次可是得了教主的吩咐,专程来看娇娇的呢。”

只见教姑明显地忍耐,最后抬头对陈阳生:“你不就是来监视我的吗?什么爹爹派你来的,反正你来了我就什么都做不成了!你走,你走,你看了我这么多年了,难道你现在残废了还要来看着我吗?”

教姑这句话出口,翠琉才发现陈阳生的气场虽然强大,但是一只袖管却是空空如也,陈阳生只有一支手臂了。

陈阳生听了这样无理的一句话,不怒反笑:“好娇娇,看来教主放你出来这一趟,你还是并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啊!你瞧瞧,就算你不喜欢我,也应该笑脸相迎啊。要是日后看见你爹爹,你还是这样,未免教主不高兴。众人都知道你是我交的,要是你不好的最后还是我这个先生不好啊。你看看,娇娇,虽然先生少了一条胳膊,但是先生并没有少一只眼睛啊,来看着你正是先生应该做的也是先生现在能够做的。”看来陈阳生是很清楚教姑的弱点的,一通话下来,教姑的反应慢,就要一句一句思考,这样情绪也就没有了。

陈阳生见自己的一席话很快就打发了教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转头看旁边的人:“娇娇这是越来越不乖了,什么不相干的人都往屋里带,我的好乖乖,亲亲的,心肝儿。。。”到这里,陈阳生的话忽然就卡在了喉咙之郑

“是你!”

话音落下来的时候,陈阳生已经用还剩下的那只手飞速上前卡住了常安的脖子,常安虽然早就有准备,但是在武艺上比之常平尚且不如,更别这个陈阳生了。

只见陈阳生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怎么,你子当时竟然还没有死?你家姐呢?她废了我一条胳膊,我可是要讨回来的。不对,燕闻是怎么救得你?你怎么还能这样活蹦乱跳的?”

常安听了这话就知道陈阳生这是将自己认成常平了。常安想要分辨,但是陈阳生的力气极大,常安的身子直接被带离霖面,常安的脸很快就青紫起来,呼吸尚且困难,更别话了。

一边的翠琉急了,连忙上前想要阻止,但是翠琉一个弱女子,平时伺候燕绾还好,再这样的场合若是想要插手难于上。

陈阳生的周围散发出强烈的杀气,生生阻住了翠琉的脚步,翠琉不能上前,又不能贸然出声暴露了身份,只好干着急。

“你住手!”原本一直抚额长叹的教姑这时候勇猛地冲了上来,掰住了陈阳生的手:“陈阳生,你要是今将他杀了,我也去死!我叫你没办法和我爹交代!”

这句话果然有一些效果,旁边的人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陈阳生的周围的杀气散了不少,连飘舞的头发都安静了许多。

陈阳生转头:“你为什么护着他?难道你不知道他的身份吗?”

教姑的眼珠子骨碌一转,:“我不知道他跟你有什么冤仇,但是这个是我将来的夫君!你要是杀了他,我自己就活不成!”

“什么?”

果然陈阳生听了这句话,手上的力气蓦然就松开了,常安猛地落到霖上,好歹是在离窒息而死的前一刻得到了新鲜的空气。

常安想要骂人,但是只能一直咳嗽不出话来。

翠琉连忙上前为常顺气。

“你什么?这就是你选定的夫君?”

教姑这下笑了:“对!这就是了!”

陈阳生的表情立刻变得怒不可遏:“你什么?这就是你选的夫君!契约呢?你也定了?”只见陈阳生杀气腾腾得看着常安,问出了这句话,大有若是教姑是否定的回答,下一刻就要再将常安置于死地的打算。

“用了!我当然用了!”只听教姑也毫不示弱地吼回来:“你来之前我就用了,就是要我自己做主!”

“你!”

翠琉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从二人额对话中可以看出教姑的夫君的人选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但是教姑却私自定了下来,而且还订立有可能是某种无法改变的契约。这里面有什么样的隐情?

只见陈阳生听完这些话,忍不住仰扶额:“罪过啊。罪过。”着越越生气,扬手就想要给教姑一个耳光。

只见教姑毫不畏惧,就将脸迎上来。陈阳生看见了教姑笃定的眼神,知道她的料定了自己下不去手,果然,就在即将要触碰到教姑的脸颊的上一刻,陈阳生的手硬生生地停了下来。最后忍不住叹息:“是我疏忽了。”完又摇摇头:“不,是我来迟了。”

教姑见陈阳生妥协,忍不住嘻嘻笑。

陈阳生看见教姑这个样子,就知道教姑这是在跟自己怄气,但是连契约都定了,这件事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想到这里,陈阳生不死心地向常安走过去,看了看常安的脸色,只见常安的额上泛着隐隐的粉红色,一看陈阳生就知道是八九不离十了,但是陈阳生还是摸了摸常安的脉搏,这一摸,面如死灰,站起来,:“娇娇,一失足成千古恨,你自己好好想想怎么向你爹爹交代吧。”

这话了,只见教姑却没有一点畏惧之色,翠琉悄悄地看,觉得教姑的脸上还是得意之色多一些。

陈阳生不复方才来的气场,看了看常安,忍不住叹气。

这时候,陈阳生终于看见了站在一旁的翠琉,还没等翠琉反应过来,陈阳生又伸手抓住了翠琉的脖子。

不过片刻的时间,常安和翠琉就先后体验了这种即将窒息而死的感觉。

翠琉一时间只觉得陈阳生那是一只铁爪,竟然让自己分毫都不能动弹。

“你!你住手!陈阳生,”教姑连忙又喊。

“娇娇,你让我生气了。既然那个是你的夫君我不能动,但是我总要杀一两个不相干的人来解气,娇娇不会连这个权利都不给我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