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要做大股东 > 第121章 长大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白帆把来的时候买的东西搬到外公的书房,宣纸,工具,墨水等等,一箱子东西。

“有心了,白。”老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显得很高兴。

“您喜欢就行,不够了您就告诉我,我留了老板的电话,可以让他直接发的,到时候您直接到村口取就行了。”白帆买东西的时候留了老板的电话,特意了一下这个事情。

“想的周到,会照顾人,难怪我们家笑笑会喜欢你。”外公夸了一句。

其实他感觉白帆真的性格挺好的,人也不错,又是孤身一人,出社会时间早。

没有形成一身坏习惯和脾气,温顺,安静,一个很特别的年轻人,但是有责任福

也不缺钱,萧潇和他在一起不需要担心经济问题,起码不用过苦日子。

很多东西外公看的很透彻,白帆的衣服鞋子不便宜,戴的表也不便宜。

萧潇外婆也了,人家有钱,放到他一样的年纪的时候,人家白帆算是家财万贯了。

自己就是大户人家,才这么点年纪,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在事业上外公是很满意的。

不是图什么,起码人家有这个能力能养活自己一家人。

性格也挺好的,考虑事情周到,话不卑不亢,爱好还挺多。

虽然偶而也是愣头青,但是谁年轻的时候是十全十美了?还不是都是慢慢过来的。

总得来,外公外婆对他还是很满意的,如果可以和萧潇走到最好,也是挺好的人选。

比起来萧潇还有点略微的不搭,外公寻思着给萧潇准备个大一点的嫁妆,免得萧潇以后受委屈。

老萧的创业资金就是这么来的。

白帆没想让萧潇重蹈覆辙,有些东西不能靠,要靠做的。

外公在写字台上写字,白帆拿着三国演义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线装书,出的时间很早了。

主要是陪陪老爷子,不过看着老爷子沉浸在自己的书法世界里,白帆安静的没有打扰。

直到老爷子一副满江红写完,白帆才凑上去。

“怎么样?”外公问道,胡子翘起来,自己肯定是很满意的。

白帆笑了一下道:“书法我是不懂,更不能在您面前胡诌,反正我觉得好看,比我见过的好多人写的字儿都好看。”

白帆回答很诚恳,外公写的确实很好,可以白帆不会这个,要不然还可以好好交流一下。

反正白帆自己写的字不怎么好看,外公写的字笔锋突出,整体协调,看起来就有一种书法特殊的艺术感在里面。

能让很多用拳头和手掌写字的“国际书法大师”汗颜,虽然老爷子压根就是自娱自乐。

“觉得好看就行,很多东西都是熟能生巧的,你要是一直练,也可以做到,没什么事是难得做不到的。”

“每走一步,时间久了,距离也就出来了。”

“这就是,不积硅步,何以至千里。”

外公放下毛笔,了几句话,白帆点点头,没赋不可怕,可怕的是觉得理所应当。

那些赋更好的人都在努力,你不努力没人会替你抗责任。

“您的是,我记住了!”白帆认真的点点头,老爷子不爱多话,的都是金玉良言。

外公换了个宣纸,重新拿起毛笔:“萧潇你会画画?国画会吗?”

“我那个就是个皮毛,会点油画和素描什么的,您这个我可画不来,萧潇夸大其词了。”白帆摆摆手,表示自己画不了。

“我可是看过萧潇拍的照片的,功底不错,不要过分谦虚,旁边有画架,想画的话自己动手。”白帆转身看了看,确实有画架,还刻了名字,李莉莉。

李莉莉是萧潇妈妈的名字,这个画架是萧潇妈妈的。

白帆找了找铅笔,把纸张固定好,对着窗外。

咬了咬笔头,看着旁边五颜六色的铅笔,白帆这边画幅彩色话,会好看一点。

脑海里闪过的是萧潇刚刚蹲着逗狗子的画面,很温馨啊!

白帆觉定画这个场景,手指在白纸上比划了一下,闭着眼睛回忆了几秒钟。

开始动笔,铅笔哗啦啦的从白纸上划过,白帆耳朵上还夹着另一只铅笔。

外公画好一副山水画的时候,白帆还没有画完。

走到白帆背后,白帆的注意力都在纸上,没注意外公在背后。

萧潇的侧脸,狗崽的毛发,衣服上的灰尘,萧潇手指上的一点点泥巴。

外公在后面点点头,伙子还是谦虚的,明明很优秀,就是爱自己不,这个功底,在学国画也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入门。

“外……”萧潇准备喊出来的时候看见外公转过头,做了一个别出声的动作。

萧潇轻手轻脚的走进来,看着白帆在画画。

原来如此。

不过看到白帆画的自己,萧潇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

白发画的画还是那么好看,萧潇觉得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完美的,可能是在纸上表达的东西会增加很多的原因。

每一张作品,萧潇都可以看到最好的东西。

但是其实我没有那么好,只是在某刚场景白帆所寄望的东西比较多而已。

十多分钟以后,画完收工。

白帆放好铅笔,擦了擦手上的铅笔灰。

整个手都是乌漆抹黑的。

“萧潇,你怎么上来了?”白帆刚准备问一下老爷子的意见,就看见萧潇抱着老爷子胳膊站在身后。

“我上了看看,都过饭点了,外婆让我喊你们吃饭了,在等下去该饿了。”萧潇解释了一下,把画纸取下来:“画的很好看,白帆先生,争取以后当个大画家。”

“挺好的,不过这里,这里,这里需要在画的时候用点心,技术是很成熟了,还有一些细节没有处理好。”外公指了指几个地方。

白帆点点头,萧潇不乐意了:“略略略,外公,人家明明就画的很好嘛。”

“外公还能不知道好不好,只是还可以更好而已。”老爷子有点吃醋了。

萧潇挽着他:“我错了,外公,白帆以后一定听话。”

外公无奈,没什么,人家白帆听不听话有什么关系,不听话的你。

萧潇时候其实是个熊孩子,没少被外公教训,但是萧潇妈妈很乖,完全没有继承她妈妈的优秀基因。

跳脱,不过白帆觉得这样子挺好的,太安静了也不好,家里有一个安静的人就行了。

萧潇和外公在前面,白帆后面关好门,跟在后面,看着背影。

就像照片里一样,不过那时候萧潇还是个姑娘,外公也是这样牵着她。

现在,萧潇长大了,外公的背没有照片里那么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