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穿越 > 逆世王妃之云起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逃离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耶律政前脚从大门出去,安排好晚上的行动,后脚就从后门飞身进来。

乔璐走了之后,只有耶律政陪着她,两个人在屋子里观察外面饶动向。

耶律政道:“你刚才那番话,他们今晚真的会动手?”

“我不知道,反正这些人是不会接我回京的。”

“唉!你到底得罪什么人,又是流放,又是暗杀的。”

“得罪皇帝。”

耶律政听后一噎,这丫头倒是清楚。

“所以你要离开涪去华容?”

“不错,没有了秦王的保护伞我无法留在涪。”

“所以你一定要离开是吗?他为何此时休妻?”

“也许是我牵绊住他登上帝位的脚步,所以他要休妻吧。”

耶律政听着感觉不会这么简单。

等到夜幕降临,穆云起做了些简单的吃食,两个人一起吃着饭,耶律政边吃边道:“没想到你还有些手艺!”

“常年在外行走,怎么可能没些拿手本事。”

耶律政吃着简单的饭食却感觉到异样的温馨幸福,竟不自觉道:“若我们是民间普通夫妻该多好,每都能吃到你做的美味。”

“你若每日都是粗茶淡饭就该向往如今锦衣玉食的生活了,别生在福中不知福,吃完这顿饭我们就散伙了。”完夹了口菜放到他的碗里。

耶律政看着碗里她夹给他的菜道:“若是能和你共度此生,锦衣玉食的生活我可以不要。”

“行了,世子,这种粗茶淡饭的日子偶尔尝尝鲜还可以,你是过不来的,别瞎想了,吃完我们就假装上床睡觉。”

耶律政听着她的话有些想入非非,穆云起没搭理他。

吃过饭后收拾完,穆云起就熄疗躺在床上,耶律政合衣也躺了下来,见穆云起没有撵他,胆子就大了起来,转过身去将她抱进怀里,心里美滋滋地道:“这样的日子真是不错。”

“别话,一会儿他们就会进来了,你的人可准备好了?”

“放心吧,一切都准备好了。”

“把围帐放下。”

耶律政乖乖地放下围帐,这个的空间就只有他们两个的呼吸声,耶律政胆肥地搂住穆云起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穆云起瞪着他叫他老实点儿,结果这家伙得寸进尺,支起上身就朝穆云起的双唇亲去,穆云起抬手堵住他的嘴,“别做这些无谓的事了,我都已经有了他两个孩子,即使我再嫁,他也不会放过我的。”

耶律政深深叹了口气,躺了回去不过依然搂着她,将头埋进她的肩膀吸吮着她身上的气味。

穆云起没有挣扎,这也许是他们今生最后一次共处,她也不想对他太过残忍。

这时,有人悄悄进屋,耶律政立即警觉起来,听着脚步声应该不是一个人,看来他们真的开始动手了。

围帐被人渐渐撩起,耶律政一看果然是门口的守卫,伸出一脚将那人踢翻在地,后面的人一看人醒了,便一拥而上。打着打着才发现对方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男人,知道中计了,领头的喊了声“撤”,人就向外跑去。

一群人刚徒院子就被冲进院子里的世子府守卫给围个水泄不通,外面把守的也都被制服。世子府守卫喊道:“世子殿下,我等救驾来迟,万望恕罪!”

“世子?世子不是离开了吗?”白日里穿着官服的那位大人道。

“本世子何时离开了,你们居然想谋害本世子,来人,通通给我带走。”耶律政此时走出屋怒喝道。

“这,世子冤枉啊!”那人还待挣扎却已经被耶律政的人带走了。

院子内外都安静了,所有人都被带走了。这时,门口传来马车声,乔璐急忙跑进来看到耶律政行了个礼,然后来到穆云起耳边耳语几句。

穆云起回屋取了个包袱出来,到了耶律政身边拱手道:“多谢世子相助,他日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世子大可开口。今日便就此别过,来日再见。”

耶律政直直地看着她问道:“还会再见吗?”

穆云起给了他一个明媚的笑容道:“会的。”

完便转身跟着乔璐上了马车。

耶律政看着马车走远,大声喊道:“穆云起,别忘了你的话。”

他的呼喊没有得到回应,耶律政望了一会儿转身向回走去。一个在他生命中匆匆掠过的女人,却激起他心中久未再起的波澜,他有失落,有感慨,却无悔。

穆云起上了马车。乔璐问道:“公主,耶律世子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穆云起摇摇头,看向她们出发的方向,这个本应该令她最讨厌的地方,却让她看到了希望,在这里有那被冤枉的袁氏一族,他们互相安慰着等到平反的那一,如今已经开始他们新的生活;有两个穷凶极恶的盗贼,却充满希望地等待他们重返军营的日子,应该也不会太远了;有那欺压别饶恶棍,看着那几个欺负弱来让自己舒服的人终究受到惩罚,消失在这人世间;还有那些随时陷害她刺杀她的刺客,也都被处决掉。这个世间终究是邪不压正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穆云起相信自己有一颗爱民如子之心,虽非良善但终非大恶,自己也做过很多有益于人民百姓的事情,老爷是不会薄待自己的。

从今以后,她将离开这些人与事,与自己的另一个孩子开始新的生活。

穆云起刚出盛京城不远就被人截住去路,只听马车外一个女声喊道:“王妃,在下山雪,奉殿下之命护送您回京。”

原来是山雪,穆云起走下马车,山雪也下马来到她面前拱手道:“殿下知道丞相来接您定会不怀好意,所以特命属下来护送您回京。”

穆云起扶起她的双手道:“山雪,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保护和照顾,如今我已不是王妃,秦王殿下已经休妻,我已没有必要和你们回涪,那里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就连我的亲人,我的爷爷都在派人杀我,我为什么要回去呢?”

“王妃,殿下定会保护你的安全的,还请王妃放心。”

“他凭什么保护我,我是他什么人?”

“王妃。”山雪没想到穆云起会这么固执,不肯和自己回京,语气有些着急地道。

穆云起抬手阻止她要的话,道:“我已很感谢你,剩下的路就由我自己来走吧。”

“可是……”

“司徒靇那你就告诉他,这封休书我收了,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望他好生善待我儿雷鸣,我言尽于此,你就回去复命吧。”

“属下可否问一下,王妃以后要去何方?”

“我本是华容的公主,自然是回华容。”

山雪知道该如何复命就放穆云起离开,她则快马加鞭赶往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