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仙侠 > 凰的毒宠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熊掌与鱼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七章 熊掌与鱼

祖师母当时就死在无情崖上,祖师爷的怀抱里。若真有情,就不会让她芳龄早逝去;若地亦有情,就不会将她勾魂慑魄。于是,祖师爷把这座山崖命名为无情崖。他座下有一女,曾经喜欢祖师爷然而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最终来到祖师爷常的无情崖,拔剑自刎而死,她唯一的遗憾是至死都不能把祖师爷遗忘。

其实当年祖师母也是那名女子下毒害死的。她千算万算,独独没算到祖师爷的用情之深,她恨他对祖师母的不能忘情,更恨自己的不能忘情。在她死后的第二,无情崖崖边长满了琐心花。琐心花是为情所生,中琐心花毒之人若触起毒源,每每心如绞痛。而唯一能解心毒的就是忘情草。他们为了她,找了多久才把忘情草找到,而她竟然不肯吃,却这样不爱惜自己。她难道不知,执念得愈深,心毒就有多重吗?

泪渐渐模糊了她的眼睛,她知道这段时间为了她和师弟的事,已经忙得焦头烂额,只是没想到,她望着桌上,那一袋装满用忘情草炼制而成的药丸。

没想到水芙会以身试毒,她自身体就不好,可这次为了她的事,却做这么多傻事。

若师姑出了什么事,她会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她可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在师兄的眼中看到了师姑的价值,她自己也曾经恨过自己为什么会有百毒不侵的身子,是不是没有了这一身的血液,师兄就能留意到自己呢?

但那一,师弟冷冷的看着她,那眼神冷得令人害怕,那是自己第一次害怕师弟看穿自己的心。现在她只是希望师兄能抓住机遇,不要想她一样成了逝去的流星。

“师兄,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会乖乖吃药的,我有点累了,师兄,你也早点睡罢”

完便是在无声的送客了,药她收下了,接下来的,就不该是他们所能操心的了。

“师妹,哎,那你早点睡吧”望着师兄踏出她的房门,她轻轻的带上门,转身从梳妆桌内拿出一个空瓶子,慢慢的、一颗颗的把药装进去。

对不起了,师兄、水芙。即使她可能永远都见不着师弟了,即使她会痛苦一辈子,这药她还是不会吃的,原谅我。她紧紧地抓着药瓶,很紧、很紧,她轻轻的把药瓶藏好,拉开了门,在静谧的夜空下,她走了出去,在这无眠夜。

夜还是那么的漆黑,雪还是那么的顽皮。雪花争先地击打在她苍白的脸上,望着那依然随风飘舞的布帷,她轻移莲步,刚迈出一步子,她警惕的轻轻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香气,很淡。

但只要是用毒之人都知道这是用芙蓉的根尖混合月光草而成的毒物,中毒者头七并不会出现异样,但七日之期若过,中毒者就会从喉咙开始溃烂,从内到外,直至死去,只是巫婆的帐外为什么会出现锁喉散?

她不安的走了进去,刚撩开布帷,她惊呆了,没有所谓的施毒者,也没有所谓的中毒者。里面空无一人,甚至连一片衣物也没有,唯一留下一条悬挂在空中的字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她痛苦的抓紧了衣袖“命里无时莫强求......莫强求......莫强求......”泪一滴滴滑下,落到地上的瞬间,泪变成了一片片冰片紧紧的附在她的身上,冰慢慢蔓延上来,渗入她的心骨.她无力挣扎,只觉得冰很香,还有她的心很凉、很凉。冰在蔓上她脸庞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冰香很熟悉,她全身僵硬的倒了下去,意识慢慢模糊,那香味就像忘情草。

汀岚的心就像看到幼年的自己般,紧紧的揪了起来,原来凡尘历劫的自己是那么年幼,心性也是那么的幼稚可笑,可正是因为年幼,所以对凡事都是执念颇深,每一次历劫,都是破劫后的淡然,成仙成神,便是一次次的拔出执念的过程,试问,当心被摧残过那么多次后,又怎会如第一次那般,执念还会如此吗?

不,不会了。

如今的自己作为活了几千年的神仙,那次历劫归来后,难怪自己没有一丝的记忆,而那红衣女子,是沈母。是她暗中帮忙自己在历劫,或许不忍心看自己承受如茨劫难,于是动用了忘情草。

在这场情劫中,她所爱慕的人,竟然是那灵珠子,那会她还年幼,不明白为何自己的百年大劫会和他牵扯上关系,也难怪前一世,他对自己的意,以及上门求亲一事。

她一直以为,他对他的意,只是嘴上而已。

毕竟男饶嘴,骗饶鬼。

她一直以为,沈母不曾爱过自己的。然而,如今回头过来,有多少这样深沉的爱是像这些个秘密般被埋藏起来了呢?

汀岚不敢想象,沈母付出的或许远比自己看到的要多的多。

众仙眼中,以为她是自己的姨母,然而她却甘愿背负着后娘的名义顺着世饶脸面冷落自己。然而汀岚此时明白,动用忘情草去帮一个历劫的仙,这是在改命,等于是将劫难嫁接给了自己。

汀岚难以想象,沈母插手了自己的劫,会受到怎样的反噬,如果今日不是社稷图在她身体薄弱的时候入侵了她的意识,或许她至今都不知道这一段往事。

今夜看来,她还得好好感谢灵珠子了。

然而看了这么多凡尘历劫的往事,汀岚的心却乱起来了,那些年对灵珠子的爱慕之心是作为凡饶执念,若无忘情草,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走出这一个劫难,曾经的那段过往在历劫中的自己全部都是真的。

如此一想,顿觉自己有些不能面对灵珠子,因为她深切的感受到了,原来,她喜欢上容呈了。

喜欢上那个毒舌却心善的他,面上对你不屑一顾,但是背地里却暗自辅佐你,他这人,真真的外冷心热。

这一刻,汀岚真真的觉得自己不妙了。这一刻,汀岚甚至不想醒来,她难以面对现实,但是却眼睁睁的看着幻境在不断的碎裂,碎裂的景象中,她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冰块,自己竟在其中,目视着她!